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就批“韩寒丑闻”遭围剿致《新京报》公开信  

2014-08-25 08:45:00|  分类: 追查韩寒丑闻,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鹰致《新京报》公开信

--兼谈我在《新京报》围剿中被遮蔽的采访

 

---------------------------------- 

  肖鹰:众所周知,两年多来,面对已经铺天盖地的质疑证据(或称“资料”),韩寒至今“不能自证清白”。在此次我中青报文章事件中,《新京报》的“不平衡表现”(众多人士向我表示,这是一家公共媒体对一个批评者的舆论围剿),已经引起我本人和关注我的许多人士的疑心。我可以期待贵报在追问“天才作家韩寒”真相中,割清与韩寒的利益关联,“自证清白”吗?

---------------------------------- 

 

 

《新京报》总编、社长:

  8月19日,我在《中国青年报》发表《“天才韩寒”是文坛丑闻》一文,当天傍晚贵报记者孙炜婕对我作了电话专访。

  8月20日,贵报同时刊发两篇针对我的评论: 《批斗文风已在公共空间过时了》(“第A02:社论·来信”版,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8/20/content_530176.htm?div=-1)和《文化批评不是大字报》(“第C02:文娱时评”版,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4-08/20/content_530096.htm?div=-1)。正如文章标题所示,这两篇“评论”文章的主旨是完全一致的:针对我19日中青报文章,指控我批评“韩寒丑闻”是对韩寒做文革大子报批判。

 

  我注意到,当天贵报没有同时刊发对我的采访报道。

 

  8月20以来,贵报这两篇“评论”,在媒体(尤其网络)流传轰动,已经在国内媒体搅动了一场“讨肖”狂风。但我却至今未见对我采访见报。我电话询问记者孙炜婕,她告知“报道已经交领导,待领导安排”。

  今日(25日),我努力网上搜索,才知该采访报道已于19日、在《肖鹰:大字报想堵别人的嘴媒体:肖式檄文失市场》标题下悄然刊发于《新京报》官网。在这个标题下,除刊发对我采访报道,还配发了署名“西坡”的《肖鹰式“倒韩檄文”已失去市场》。

 

  我注意到,与贵报不刊发对我采访报道不同,这篇《肖鹰式“倒韩檄文”已失去市场》在8月20日又以《批斗文风已在公共空间过时了》题名重复刊发在报“第A02:社论·来信”版。

 

  就此,我以当事人身份向您和《新京报》提出如下置疑和期待:

  (1)贵报是基于什么原则,在同期刊发两篇主旨一致针对我做批评的“评论”,却至今不刊发对我的采访报道?

  (2)请您从媒体管理者的角度审视,贵报如此只允许主旨一致的批评声音重复见报,忽视被批评者声音的作法,是否有违新闻操守?联系到贵报所刊两文对我做“文革批判”指控,贵报对我的作法,与文革大批判“只许批判、不准回应”区别何在?

  (3)请您以一个有资历的新闻人的眼光客观评价一下,贵报刊发的两篇“评论”文章,在文风和内容上,对我的批评,是否做了“摆事实,讲道理”?它们是否客观、理性和文明地对待了我文章?它们又是否尊重了2012年以来以麦田、方舟子、张放和赵鼎新等数以百计的海内外华人学者(相关领域专家和教授)对“天才作家韩寒”的质疑、调查和分析的事实?(如果您对相关事实资料不了解,我可以提供检索途径。)

  (4)我是贵报不少重要社会事件深度报道的读者。我在贵报读到不少客观理性的社会批评和监督文章(报道),对贵报时常在追问丑闻真相中表现的“穷追猛打”报格,寄以钦佩。我和公众也见证了,针对我再度尖锐批评“韩寒丑寒”,贵报当天已经高调介入了。我可否期待贵报对2012年和今年两度震撼海内外的“质疑韩寒丑闻”事件做客观、公正并且负责的新闻追查,帮助纠斗不休的双方厘清真相,对“天才作家韩寒”的真伪,给公众(包括韩寒本人及其支持者)一个媒体负责的交待?

  (5)坦率说,在此次我中青报文章事件中,贵报的“不平衡表现”(众多人士向我表示,这是一家公共媒体对一个批评者的舆论围剿),已经引起我本人和关注我的许多人士的疑心。我们猜疑,贵报不惜公然放弃既有的公正理性准则,表现出过激偏袒韩寒及其支持者,是因为与韩寒一方有深刻的利益(经济的,或精神的,或者二者兼且)关联。众所周知,两年多来,面对已经铺天盖地的质疑证据(或称“资料”),韩寒至今“不能自证清白”。我可以期待贵报在追问“天才作家韩寒”真相中,割清与韩寒的利益关联,“自证清白”吗?

  (6)2013年,《新京报》“追打大师王林”,我和我的朋友都还记忆犹新!《新京报》会对“韩寒事件”恪守新闻操守和履行监督职责?

  作为贵报的读者和一个关注社会文化的学者,我在此谨表示:不希望看到曾经建立高度社会美誉的《新京报》被坐实为“韩寒利益集团”关系报。

  我期待贵报公开回复,释疑和批评!

  此致

             秋祺!

                       清华大学教授 肖鹰

                      2014年8月25日,于清华寓所

  

 ---------------------------------- 

 

“倒韩”作者肖鹰:用“大字报”的标签就是想堵住别人的嘴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4/08/19/330327.html

 

  今天,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中国青年报》发表的《“天才韩寒”是文坛丑闻》一文引起关注,争议不断。随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储郁在中青在线发表回应文章《不要用大字报的方式来倒韩》,称肖鹰是“用大字报的老套路来搞臭一个人”,肖鹰认为这是“文化认知力有限”的表现,对这种说法“早有预料”,但“不需要回应”。

  肖鹰“倒韩”已久,他的博客有不少于20篇博文批评韩寒。自2007年介入“于丹现象”批评之后,肖鹰逐渐转型为流行文化批评学者,多次在媒体发表文章。进入肖鹰“批评名单”的除韩寒、于丹,还有郭敬明、张艺谋、赵本山、孔庆东、冯小刚、刘再复、莫言、马悦然、方方等人。

  对外界“炒作”的质疑,肖鹰称 “没有(质疑)才不正常”,说自2007年进入流行文化领域以来,“已经经历了磨练”。

  接受新京报采访前,肖鹰正在录制清华大学古典艺术公开课《不朽的艺术——走进大师与经典》,问起他的8090后学生如何看待韩寒,肖鹰说“在他们心目中,韩寒和郭敬明就是垃圾”。

 

  新京报:《“天才韩寒”是文坛最大丑闻》文章最后落点在“影片猥琐,韩寒猥琐”,从“文化批评”进阶到“人身攻击”。“电影猥琐”尚可看作观点之争,但“导演猥琐”这个结论的得出是否有失公允?

 

  肖鹰:我在文章中有个基本表述,从角色的猥琐,联想到了现实中导演的猥琐,我所讲的猥琐是有欲望而不敢公开表达,对自己的历史不敢直视。针对于2012年韩寒代笔事件,韩寒对质疑的回应,在我看来是猥琐的。韩寒电影的角色让我看到是猥琐的,所以我说电影内外有一种同形同质,这是我对韩寒公开表现的认知做的判断。

 

  新京报:从2012年以来,你见诸媒体的文章都在“倒韩”,你多次提到韩寒的电影和韩寒是分不开的,那你看韩寒电影是不是带着预设立场?

 

  肖鹰:如果我带着预设立场,我就不会去看了。坦率地讲,我就是怕带着预设立场,我看了两遍《后会无期》,而且都是自己买票看的,我就是想细致地把握这个影片,努力消除自己的先入之见。我不敢说自己没有先入为主之见,但不是说我有意识地带着立场去看这部电影,而是这部电影让我回到了我的立场。

 

  新京报:储殷教授今天发在中青在线的回应文章你看了吗?他说你是“用大字报的老套路来搞臭一个人”,而且是“对人不对事”?

 

  肖鹰:他只知道大字报,都不知道尖锐地批评,证明这个教授的文化认知力有限。韩寒怎么是我搞臭的?我在2012年就撰文”韩寒这个偶像的破碎,不因为有麦田、方舟子在质疑他,而是因为他在回应质疑时用了及其拙劣、恶俗的方式”,所以他把自己搞臭了。不要动不动有尖锐的批评就套上“文革”帽子,用“大字报”这样的标签就是想堵住别人的嘴,这个我早有预感。所以这位储殷教授的观点是我预料的,但不是我要关注的,更不是我要回应的。

 

  新京报:你此前称赞过韩寒是“很好的社会批评家,其出色程度远超过他作为作家的表现”?

 

  肖鹰:我不否认,我从2009年前的博客文章以及一些社会反应来看,我觉得韩寒是“一个不错的社会批评家,不是一个好的小说家”。但是2012年之后,我认为当时对韩寒的认知是粗浅的,我相信任何人都有上当受骗的时候。我2009年对韩寒的肯定表达,在经过2012年“代笔事件”之后,认为自己上当受骗了,既受了追捧韩寒的团体的骗,也受了不负责任地吹捧韩寒的媒体的骗。所以我现在坚持批评韩寒和呼吁彻底清查韩寒事件,我不希望别的人特别是我们的青年人被这个事件欺骗。

 

  新京报:就是说你揪住“韩寒现象”不放,矛头不仅指向韩寒个人?

 

  肖鹰:之所以重新批评韩寒,是因为2012年对韩寒的质疑没有公权力的介入,所以不了了之,导致今天韩寒作为一个虚假的文化符号仍然在招摇撞骗,这对我们当代文化是一种严重的败坏。他的投资人路金波竟然敢说“韩寒就是拍成一坨屎,我们也赔不了”,这样放肆、狂妄地表达,意味着韩寒对我们这个社会是怎样地歧视和践踏。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我当然要揪住韩寒现象不放,我不是针对韩寒一个人,当然包括韩寒本人,我针对的是一个阶层复杂有多层面利益关系面的“造韩”、“捧韩”阵营。

 

  新京报:公权力介入具体指什么?

 

  肖鹰:韩寒事件不是一个简单的个案,它从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竞赛开始,到后来出版书,以及一系列追捧……这些都有极大的社会欺骗。针对这么重大的社会欺骗事件,当然应该有公权力、有我们国家和政府相关部门介入,来进行调查。他的文章、镜头、表现摆在那里,但是没人有权利做一个一锤定音的结论,导致韩寒和他背后的群体可以继续行骗,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根本原因。就像现在中央号召的反腐一样,反腐的追溯是没有限期的,所以我认为文坛反腐应该从韩寒事件开始。

 

  新京报:你在2007年《从“于丹现象”看中国学术界的“不学无术”》之后,一直在做流行文化批评,怎么看当代的流行文化?

 

  肖鹰:我认为当代流行文化在整体上是不尽人意的,就文化品质来说整体品质是趋于下滑和溃败,我们文化相应的规格、水准没有建立起来,最为可悲的是我们的文化理想性被彻底击溃、甚至毁灭,所以韩寒、郭敬明这样的人有市场,并不是他们有多大能耐,而是这个无序而溃败的市场需要他们。

 

  新京报:有人说这是借名人、事件炒作,怎么看这样的质疑?

 

  肖鹰:这种说法对任何批评者来说都是一句简单封嘴的低俗伎俩,对这种伎俩我领教很多,没有才不正常。我从2007年以来,在这个无序的流行文化或公共文化平台上已经经历了磨练,我认为一个人文学者要进入流行文化批评,要针对当下各种文化弊端或恶劣现象进行有针对性批评,需要具备才气、认知、判断,同时还要有力量,做不到这四点,说简单点,就不要到这来混。

  新京报新媒体独家报道记者孙炜婕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