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检察日报呼吁问责冯小刚春晚谋私(更新)  

2014-02-08 14:33: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春晚成华谊私家堂会 大刀片舞唤醒巴金恶梦 

正义网-检察日报 20130207

 

张建伟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近年来对于央视春晚意兴阑珊,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同感受。高度模式化的节目安排,老套的节目内容,一年年重复出现的星光早已黯淡的演员那几张老脸,让许多人在电视屏幕面前打不起精神——近日有人晒出春晚播出时几个家庭睡得东倒西歪的情景,颇能引起共鸣。由于演员常是那么一些春晚钉子户,节目又似曾相识,把除夕夜当成炮制系列演出的黄金时段。马年春晚播出同时央视二套同步重播蛇年春晚,不少人看了很久才忽然发现看错了节目,闹了一场乌龙。地方台的春晚又如何?那同样让人兴趣索然。地方台的春晚不过是央视春晚复制品,一招一式都在模仿央视,仅凭这一点就让人觉得无趣。可以说,每年除夕夜的春晚像是一份豪华鸡肋,弃之固然可惜,食之索然寡味。

  不过,马年央视春晚挑起了不少人的兴趣,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担纲起这台春晚的总导演,总该给央视春晚带来一些变化,让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精神振作一下。一路看下来,大家都不免大失所望。除了开始时几段公益广告式的春晚是什么采访视频(这一套在各大学毕业演出中已经用得滥俗)、张国立担任主持人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片断、歌曲《万泉河水》和《歌唱祖国》带有冯小刚的个人色彩之外,这台晚会不过是这些年晚会的再一次克隆产品:开场照例是人头攒动、肢体纷乱、衣装耀眼、彩灯迷离、音乐欢快,着意塑造着欢天喜地的气氛。刻意追求情绪饱满的男女主持人大声道贺,强作幽默却毫无笑果的串场冗余地粘连,一个又一个热闹但没有给人留下多少印象的节目轮番搬演,一波又一波地动员欢乐,间或又有主持人煽动悲情,适时进行国情、道德和思想教育。看过之后,觉得这台晚会要冯小刚执导与否差别不大,何必邀这位电影事业正在走下坡路的电影人来充门面(他不久前导演的《私人订制》就让人有江郎才尽的观感)

  马年春晚还在播出中,围绕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讨论就已经热闹开场,左右为此褒贬不一,随后成为今年央视春晚争议最大的话题。以我的理解,冯小刚推出娘子军的片刀大腿舞,与他的年龄和大院情结有直接关系。这一代人怀旧思绪中多少有一种文革情愫,正好借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生人的青春回忆之名来自我满足一下。奇异的是,不知是否由冯小刚所带动,北京电视台大年初一晚上播出的春节晚会也上演了一段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平心而论,北京电视台这台晚会的不少节目比央视春晚精彩得多,但这段芭蕾舞却是追随亦步亦趋的活注脚。辽宁电视台也不落人后,还将《沙家浜》中智斗一段在春节晚会中隆重展演了一回。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春节晚会上的演出引起激烈争论。巴金《随想录》谈到样板戏,有这样一段话:“好些年不听样板戏,我好像也忘了它们。可是春节期间意外地听见人清唱样板戏,不止是一段两段,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接连做了几天的噩梦,这种梦在某一个时期我非常熟悉,它同样板戏似乎有密切的关系。对我来说这两者是连在一起的。我怕噩梦,因此我也怕样板戏。现在我才知道样板戏在我的心上烙下的火印是抹不掉的。从烙印上产生了一个一个的噩梦。巴金还说:“当然对样板戏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似乎并没有人禁止过这些戏的上演。不论是演员或者是听众,你喜欢唱几句,你有你的自由。但是我也要提高警惕,也许是我的过虑,我真害怕一九六六年的惨剧重上舞台。时光流逝得真快,二十年过去了。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Q的话我们不能轻易忘记啊!

  这番话说得恳切,也很沉重。冯小刚在文革中当然活得意气风发,没有在心灵上留下创伤,但许多文革的受害者还健在,冯总导演在安排这个节目的时候,不知是否考虑过他们的内心感受?

  不仅如此,后来发现,将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归因于冯小刚的怀旧心理竟可能是将问题简单化了。新浪认证微博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131日刊出文章《春晚被疑沦为华谊利益输送大平台》披露:冯小刚在去年投资了海南旅游业,成立了一家名为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有限公司的机构,该公司由华谊实景娱乐与观澜湖公司和冯小刚工作室共同投资设立。冯小刚导演的《私人定制》就选择在海南摄制;冯小刚总导演马年春晚推出芭蕾舞《红色娘子军》片断和歌曲《万泉河水》岂非海南的免费黄金广告?

  更为显明的是,央视马年春晚的一些演员与总导演冯小刚及其所属华谊公司大有渊源。人们得知这一情况,纷纷质疑冯小刚利用春晚向华谊公司进行利益输送和为自己暴敛红利,许多人吐槽春晚成了冯小刚的私人订制。清华大学教授肖鹰进一步指出华谊兄弟集团公关部负责人曹赫、华谊兄弟电影事业部营销副总杨珺的回应,是罔顾事实的自欺欺人之说,他要求有关部门进行追责。

  央视马年春晚是冯小刚的风光碉楼,只怕是一攻而破、禁不起严格检视的纸碉楼。如今这一座风光碉楼在舆论中已经坍塌,有关部门要不要给这个碉楼的主人和公众一个说法呢?

 

春晚成"私家堂会" 国家项目法律不能缺位

 (检察日报 http://newspaper.jcrb.com/html/2014-02/07/content_151804.htm

记者贾娜

尽管冯小刚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导春晚无论弄成什么样肯定是要挨骂的,自言就当是回馈社会了,但观众对2014年马年春晚的质疑着实来势汹涌。从宏观评论马年春晚今不如昔、语言类节目少且笑果差,微观具象到歌手假唱《倍儿爽》兼抄袭《江南style》到魔术穿帮再到好不容易转了4个小时的小彩旗,结尾连个镜头都没给,连带翻出了春晚演员出场费中外有别。

  而在一片问责中,声音最为响亮的无疑是131日认证微博“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发布题为《春晚被疑沦为华谊利益输送大平台》(亦称《蓝鲸报告》)的文章。文章称,冯小刚导演是华谊股东,马云是华谊兄弟18名发起人之一,新晋主持春晚的张国立是华谊第九大流通股股东,亮相春晚的李敏镐、姚晨、张靓颖、杨坤、姚贝娜、王铮亮等众多明星要么是华谊签约艺人,要么是合作伙伴,与华谊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马年春晚几乎成了华谊兄弟股东和关系户的利益输送的大平台”。随后的23日,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发表公开信质疑冯小刚利用春晚暴敛红利,将马年春晚盖成了最大文化烂尾楼。

  

国家项目?

 

  事实上,关于马年春晚的讨论从年前就已炒得热热闹闹,不仅因为观众对春晚导演换新人的期待,更因为春晚执行总导演吕逸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句话:春晚被定位为国家项目。

  “将一个电视节目提升为国家项目,当然表现了对这档节目的高度重视。”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建伟回答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些值得追问的问题,如:国家项目是否意味着该节目属于国家级而区别于各省级电视台春晚的省级?国家项目是否意味着代表国家的指标性节目,更增加其权威性和垄断性?国家项目究竟谁才有权审批决议?

  资料显示,国家重大项目主要指国家重大专项、国家科技计划中的重大项目、中央财政资助的重大工程项目和产业化项目、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中的项目。有据可查的如科技部“十二五”国家科技计划项目、973计划、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等,都需要提前申请并通过严格审查后立项,才能得到由国家财政专项拨款的科研经费。

而从目前来看,“春晚被定位为国家项目”,尚没有明确具体的解释。然而不管春晚是否国家项目,不可否认,春晚已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不论谁做总导演恐都难逃被吐槽的厄运。

 

利益输送?

 

  肖鹰在其公开信中直言:“冯小刚这届春晚毫无疑问是32年来最差的一届,没能实现春晚固有的价值,而是实现了华谊的利益。开场短片其实是华谊股东团队的亮相,《时间都去哪儿了》和零点报时前的《天耀中华》,都是华谊自家艺人。热炒的韩国艺人李敏镐,是为华谊公司在2014年规划他在中国的发展埋伏笔。”肖鹰在公开信中请相关部门对其必须问责。

  对冯小刚的质疑本身是值得肯定的,道理很简单:行使公共权力的行为(包括冯小刚受委托行使公共权力的行为)都是可质疑的。冯小刚的做法是否涉及“利益输送”,张建伟认为,判断依据是对于“利益输送”概念的界定,“这一概念既有某些特定领域如股票行业、招投标领域的严格定义,也有一般广泛意义上的理解,如泛指政治人物利用其职权的影响力,以绑标或其他非法手段,将公共财产搬予私人。”张建伟认为,单就法律严格界定的利益输送行为来说,法律往往有针对性条款;不过,“有的利益输送还是法律允许的行为,不可一概而论。”

  “问责”的前提是有违法乱纪行为的发生,由相关部门对违法乱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西北政法大学刑事法律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王荣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建议:“这个问题应该换个角度来问,冯小刚是否违约或者是否违法?”王荣利强调还是要用法律思维来看待这个问题,“冯小刚是如何当上春晚导演的,观众也没有看到有所谓的选拔程序。如果冯小刚做春晚总导演是按法律的要求来操作的,假设他与中央电视台签订过一份非常详尽的合同书,里面具体规范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违约的责任是什么,奖惩的标准是什么,就能更准地判断他是否违约。相反如果双方没有这样的约定,违规与否很难界定。”

 

公私不分?

 

  华谊公司官方在回应“利益输出”一说时解释,这种情形的出现是因为“国内一线艺人绝大多数都出自华谊”,冯小刚要“选择自己最熟悉最信任的相关专业人士来协助分担”。这种解释看似合情合理,却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了国人许多作为公私不分的特性。“将公共资源挪为私用或者转让为私人利益,如广受诟病的公车私用就颇为典型。冯氏春晚多名演员与华谊公司存在不可拆分的关系,甚至红色娘子军的节目也带有华谊公司在海南商业项目的广告性质。这就超越了正常的界限和人们可接受的范围。”

  张建伟认为,要划清公私界限,首先需要准确定位行为人的公共角色,其次要厘清其行为的公共性质。这种角色和行为的公共性涉及公共资源使用的界限,春晚不能成为某家公司的私家堂会,便是由行为者的公共角色和行为本身的公共性质决定的。冯小刚和华谊公司应当懂得利益规避,他们恰恰是应该规避而没有规避。

  不仅没有规避,更被质疑“利益输送、假公济私”的严重性在于,冯小刚受聘于中央电视台以总导演身份从事的导演春晚这一国家项目活动,依照我国法律规定,属于“虽未列入国家机关人员编制但在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代表国家机关行使职权时,视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我国刑法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行为;故意逾越职权或者不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不正确地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追受重大损失的行为均应受到刑法处罚。

  “当然,这其中又存在对中央电视台如何界定的问题,中央电视台既有事业单位性质,又有企业的性质,要进一步界定和区分。但无论如何,如果双方之前有详细合同约定的话可以起到事前防范的作用。”王荣利说,“这场‘利益门’事件,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提醒,这样一个大的国家项目,不能有法律的缺位。”

 

 

 

面对公众质疑 央视、冯导别失声

(中国青年网 http://pinglun.youth.cn/wztt/201402/t20140204_4611595.htm )

 

陆敬平

(媒体编辑,专栏评论家)

    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央视春晚后再次质疑冯小刚,称其利用春晚爆敛红利,把马年春晚办成了史上最烂文化烂尾楼,并请相关部门必须问责。(新华网23日讯)

  肖鹰教授的质疑,说出了广大观众的心声,自马年春晚节目单曝光后,网友们就对今年春晚质疑不断,甚至认为是冯小刚私人定制,把公器作为自己牟利的舞台。笔者亦有同感,春晚已举办了30多年,众口难调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导演和演员也更换了一茬又一茬,每当春节前后,春晚总是人们热议的话题之一。从历年来看,固然评论有好有差,但是,作为春晚总导演,被质疑为是为个人牟利的,冯小刚是首当其冲,是绝无仅有的第一人。因此说,面对网友们势如潮水的质疑,仅搜狐网刊登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公开信后不到一天时间,就有近14万名网友关注,发表评论1万多条,几乎一边倒都是质疑之声就足以证明。因此,央视和冯小刚都不能等闲视之,不予回应,毕竟民意不可违,人心不可欺。哪怕你再大牌,亦应清醒地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惹恼了大众,有可能你啥都不是。

  不可否认,春晚已逐渐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不论谁做总导演,恐怕都难逃被吐槽的厄运。但是,有一点必须厘清,那就是如果因个人水平、爱好、兴趣等执导的春晚被吐槽,人们可以理解;但如果是假公济私、借这个举世瞩目的平台为自己谋取私利就令人难以容忍了,这就有愚弄公众之嫌了。因而,人们要求相关部门必须查实问责是理所当然的,再说是不是如此,不能总让人们雾里看花,这样不但舆论难平,而且对央视和总导演的声誉也极为不利,有必要予以查实,并向公众解释清楚。有,就要依据情节给予相应处理,并能起到以儆效尤和平息舆论的作用。没有也可以还央视和冯小刚以清白,并能给公众解疑释惑。可以说是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因此说,面对公众的质疑,央视尤其是冯小刚必须予以实实在在地回应,毕竟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许真如日前冯小刚团队所说的那样,人们的质疑有失偏颇,但是,任何事情再一再二不能再三,正像教授肖鹰质疑的那样,那么多的疑点和巧合以难以避免来解释就说不过去了。如果你能拿出切实有力的证据或理由说服肖教授和公众,那么公众的质疑就是杞人忧天,如果你拿不出,那么就证明公众的质疑确有道理,而且是事实俱在,逃避不了。因此,相关部门予以追责就是正大光明之事,无可非议。

  总之一句话,是耶非耶,你都有必要解释清楚,而且是必须的。 

 

 

 

春晚导演冯小刚是否该被问责?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14-02/04/content_2017273.htm  

 

金泽刚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

 

   就在大家热议春晚之际,清华大学的肖鹰教授发表公开信,直接把矛头对准春晚导演冯小刚。肖鹰质疑冯导利用春晚暴敛红利,并请相关部门问责。这是肖教授继去年年底在媒体撰文《对〈私人订制〉不存在失望》之后,再次对冯小刚发难。

    实际上,130日,马年春晚开演前,肖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依据分析《马年央视春晚节目单》指出过,登上马年春晚舞台的一些演员与总导演冯小刚颇有渊源,所演节目亦缺少新材,这怎能让公众不吐槽其私人订制而在春晚结束后,社会反响平平,以及有关民意调查似乎也印证了肖教授的预测。

    看完春晚,我也是赞同肖教授的观点的,特别是在比较了131日认证微博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发布的那篇题为《春晚被疑沦为华谊利益输送大平台》(后称《蓝鲸报告》)一文与针对该文的华谊兄弟集团的回应后,觉得前者具有较强的说服力。只不过,要相关部门对冯小刚问责,我建议肖教授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

    通常而言,问责是个法律词语,是指相关部门对违法乱纪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它有依据公权力或者法律的具体授权而责问他人之意。违法乱纪的行为事实往往是问责的前提,上下级之间,监督者与被监督者之间容易发生问责关系。所以,问责冯小刚,首先要弄清楚冯小刚与今年的春晚是什么关系。

    冯小刚是如何当上春晚导演的,似乎并没有经过一个严格公开的选拔程序,但中央电视台(春晚节目管理部门)确定人选后也没有人再发质疑。冯导本人不是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中央电视台与他之间不存在上下级间的隶属关系。按照一般常理分析,冯小刚与中央电视台应该是一种委托合同关系,即前者受后者委托导演春晚。尽管我们无法见到该委托合同的内容,但鉴于春晚难办,很可能委托方只有非常宏观的指导性条件,不会要求受托方保证春晚的效果如何如何。

    问题或许正是出在这里,在没有竞争上岗的情况下,上岗者不会答应一个具体明确的超越以前的目标。甚至于如何用人,上哪些节目等,都是受托人说了算。这样一来,无论春晚社会效果如何一般般,是否私人订制,都抓不到导演者的辫子,有关部门又能如何对其问责呢?而春晚的效果正是春晚的价值所在,是春晚品牌的价值源泉。如果春晚办砸了,或者办得很不成功,应该有人担起责任,以保证来年的春晚能够更好。只不过此等责任更多意义上是职业道德上的责任,而难以追究法律责任。

    结合此次春晚的人选和节目,根据肖教授的论证,冯小刚导演确有私心之嫌。如果此等效果的春晚一般的导演也力所能及,那又何必惊动冯导这样的大腕呢?说不定普通的新人还有新的惊喜呢!肖教授在此前分析冯小刚的电影《私人订制》时,说该片是第五代导演空吃的绝对信号,而面对今天的观众需求,冯小刚已经是才尽艺绝,显得水土不服了。也许这样的说法有点过激,但作为艺术家,的确应该考虑自己的创作力是否已到尾期,是否已经赶不上时代和观众的需求,并且理性地分析他人的批评是否有实事求是的一面。另外,如果不是创作力不足,我们则有理由质疑,春晚导演是否为这样的全民大事竭尽全力了。

    如今,只要多数观众能够认识到这样的春晚是在透支观众对导演的信任,那这也算是一种问责吧。对于这样的问责,春晚导演是应该具有心理准备的。

    当然,对于选择春晚导演的中央电视台而言,做不到问责冯小刚,至少应该考虑一下下一次找人要多一点公开、公平和公正。越是影响力大的节目,越应该讲求这一点。否则,也应该接受公众的问责,而且是更严厉的问责。

 

  评论这张
 
阅读(19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