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我为何要揭马悦然的“老底”   

2013-03-28 21:26:00|  分类: 钱钟书,马悦然,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悦然再陷争议门 学者考证“揭底儿”

肖鹰:马悦然曾被钱钟书痛批

 

辽沈晚报,20130328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著名学者、清华大学教授肖鹰称有确凿证据证明钱钟书曾经斥责过马悦然。消息一出即刻引来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肖鹰为何“盯上”了马悦然?怎么又扯上钱钟书?事情的原委究竟如何?

昨日,肖鹰在接受辽沈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己说钱钟书斥责马悦然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事实依据的。他表示说,对此事件做考察的直接起因源自马悦然为莫言的《打油诗赠重庆文友》辩护的恶劣表现。

 

肖鹰爆料马悦然对中国当代社会文化缺少基本的认知

 

肖鹰坦言,对于马悦然此举,有两点是他所不能接受的。首先,令人感到吃惊的是,马悦然竟然将莫言的诗句“丹崖如火照嘉陵”解读为典出南宋文天祥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如果说“丹心”与“丹崖”还可恍惚附会,“汗青”却实在不能穿凿到“嘉陵”。难道马悦然真不懂得“汗青”代指“史册”?“嘉陵(江)”怎么可与“史册”搅一块呢?

其实,恐怕连莫言自己也不会否认,他的“丹崖”就是典出重庆的“红岩故事”,而马悦然先生不会不知道“红岩”的红色寓意吧?显然,马先生郑重其事地将文天祥的典扯到莫言这首诗中,表现了一个资深汉学家对中国文化史不应有的知识缺陷。

再则,马悦然写文章为莫言辩护,缺少一位现代学者坚守的学术准则,不是从求真说理出发,而是为莫言做了乡愿。马悦然先生指责莫言此诗的批评者表现了低于“一个平常智力而有基本汉语常识的读者”的水平。然而,如果马先生的“基本汉语常识”足够的话,应当不会在他这篇文章中犯上面诸多常识错误。他在《马悦然:许纪霖教授欠莫言一个公开道歉!》一文中表现出的常识错误的确表现得不及“一个平常智力而有基本汉语常识的读者”的水平。

肖鹰说:“在马悦然对莫言诗的评论中,体现出他所持有的文化霸权意识,缺少一个西方学者应有的客观公正的立场,更缺少汉学家对中国文化应有的学术认知。”

 

“钱钟书斥责马悦然” 消息出自《魔镜里的钱锺书》

 

肖鹰表示,钱钟书斥责马悦然的消息其实由来已久,起初自己对这个消息并不太确信,因为只是在网络上流传,没有来源出处和发表人。但在“马悦然为莫言辩护”事件发生后,又产生了对“钱锺书斥责马悦然”消息作考辨和确证的念头。

肖鹰随后找到了一些证据,证明了“钱钟书斥责马悦然”的出处。肖鹰告诉记者,“钱锺书斥责马悦然”其要点就是,钱钟书说:“你跑到这里来神气什么?你不就是仗着我们中国混你这饭碗吗……”这则消息最早发布在《传记文学》1995年第1期,张建术撰写的报告文学《魔镜里的钱锺书》中,距今已经过了18个年头。

另外,侨居海外多年的华人科学家钱定平在《出版广角》1999年第2期的《斯人难再得——缅怀钱锺书》一文中明确指出“锺书先生对瑞典的马悦然曾经有过一番少有的‘耳提面命’ 的谈话,这是大家都知道”。钱定平此说,不仅证明了“钱锺书斥责马悦然”并非“近来的谣言”,而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肖鹰说:“关键是,我在320日发表的《钱锺书的确斥责过马悦然》一文中清楚地揭示了‘钱锺书斥责马悦然’的原始出处和传播流程。而323日,马悦然在其妻子陈文芬的新浪博客发表的声明中,开篇第一句话仍然声明这是‘近来的谣’言,这不是公然歪曲事实,表现了自欺欺人的不诚实吗?”

“另外,我还获得了两个重要信息,一个是张建术在写《魔镜里的钱钟书》时是接受约稿而写的,不是个人自发行为;还有一个就是当时关于钱钟书的报告文学写出来之后,是特别送给钱钟书审阅过,然后才刊发的,这说明钱钟书是知晓此事并同意公开发表的。”肖鹰说。

 

钱钟书曾对马悦然的学术能力表示质疑

 

肖鹰从钱钟书生前好友吴泰昌处获悉,钱钟书对诺贝尔文学奖是持否定态度的,因为在钱钟书看来,有些被评奖的作家是不入流的。况且,既然诺贝尔文学奖是世界性的奖项,就不应该有语言歧视,那么为何非欧洲语言不能参评?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如果被翻译后可能会大打折扣。钱钟书代表中国学者表达了一个很正确的声音,那就是,要尊重文学是语言的艺术的这个基本观点,而中文翻译成欧洲文字再去参评是不合理的。

肖鹰透露,在钱钟书看来,如果诺贝奖是货真价实的文学奖项,就要尊重文化的多样性和语言的多样性,而作为评委的十八个院士中,只有马悦然一个人懂汉语,所以才会质疑他的有效性。翻译是再创造的过程,评文学奖项一定不能通过翻译来评奖,评委要具备能够阅读原文最起码的水平。

钱钟书友人王元化教授在回忆录里面说,钱锺书和马悦然的交往逐渐疏远,以至断绝。曾听到钱钟书批评马悦然说:“他的董仲舒也搞不下去了。”王元化明确指出“钱锺书与马悦然断交”,实际上是对马悦然的学术能力质疑。王元化此说真伪,对于“马悦然与钱锺书关系”是有实质意义的。

 

马悦然“虚晃一枪”的回应证明其没有有力证据反驳

 

辽沈晚报记者了解到,在 2011516日,清华教授李希光在微博转发未注明来源消息称: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收受中国内地作家张一一60万美金翻译定金。此事一出,马悦然知悉后迅速致函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教育参赞,实名指控李希光,并先后两次致信清华大学顾秉林校长,对李希光进行严厉谴责,称其“既没有专业知识又没有学术良心”。

肖鹰认为马悦然收受‘翻译定金’的事情是不足为信的,但却足以看出,马悦然对这次的“谣言”表现了完全不同于既往的态度。这个态度转变,表现了马悦然无力反驳“钱锺书的确斥责过马悦然”。在《马悦然声明》中,马悦然对待针对他的“谣言”的态度的回应仅是“虚晃一枪”。

肖鹰说:“马悦然在这个月23号没有有针对性的去驳斥钱钟书,看了马悦然的回应信之后,间接的确定了我的考证。而现在马悦然除了澄清信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驳和有力的证据证明我对他这个事情的考辨和确认。”

“另外,马悦然夫人的否认,表明她没有读懂钱钟书的话的意思,她完全是站在自己和她丈夫的立场上说话,她的话缺乏国际化的合理性。”

“我期待马悦然用一种诚实和负责的态度来回应我和中国读者,正因为这样,我坚信我在揭示这件事情的真实性的价值。中国文化发展到今天,应该跟国际文化接轨和进行广泛交流,我们应该接受各国学者的评价,而且我们有责任为维护中国文化的健康发展和对世界文化的贡献,反对一切虚伪的、华而不实的文化行为。我自认为《钱钟书的确斥责过马悦然》这篇文章的价值就在这里。”肖鹰说。

(本报记者:李爽)

  评论这张
 
阅读(13561)|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