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就清华演讲“韩寒事件”回应崔卫平教授担心  

2012-03-11 08:56: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应崔卫平教授担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星艺的日志 驳清华大学哲学教授肖鹰38日讲座内容

2012-03-09 http://blog.renren.com/blog/307283120/810886027

卢臻的日志 我是韩粉 但是我挺肖鹰老师

2012-03-09 http://blog.renren.com/blog/337840924/81094131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肖鹰按:针对我3月8日在清华大学演讲《韩寒神话与当代反智主义》,崔卫平教授发表了一则微博,表示“担心”。我发表数则微博回应。现将我发表的诸微博汇集于下,供与感兴趣的网友交流。

  之一,“@北京崔卫平:肖鹰老师,我有一些担心。韦伯说过,教师不应将自己的政治观点带到课堂里去。当然您谈的不是有关政治。但在如此分歧的时刻,是否一定需要在教室里表达个人立场。因为需要尊重在场不同立场的同学们,他们不拥有您在讲台上的话语空间。这与网上讨论人人平等发言不同。”

崔卫平老师:

  这是清华的开放性讲座,邀请校内外学者,主讲者自拟讲题,目标是开拓学生视野,不是课程教学,学生不需用Y或N考试。学生自由选择听讲。昨天讲座清华大礼堂爆满,表明学生需听本校教授对韩寒事件的看法,但他们不会听从,所以有同学与我有争议。在文化争议中,教授不能在教室表达独立意见?

  您关注平等,不知是否关注到这次韩寒之争中,在公开媒体上质疑与捍卫的严重失衡?谈到话语权,您难道会认为一位教授在讲台上的话筒能够超过《南方周末》一篇报道吗?坦率说,对于学生,清华教授的影响力,还不如新浪博客编辑的影响力,否则,韩寒的履历就要重写了。

  您看这两会期间,多少委员、代表纷纷冲锋出来抓住两会的话筒大声挺韩,冯骥才和葛剑雄更是公然以大佬派头公开宣称方舟子们没有权力质疑,韩寒无需回应。我们的学生可以听任这些伪民主、反学术的权贵们忽悠,身为教授,我等就无权在讲台上吱一声?

  我理解,您是友好的告诫我身为教授,须为学生负责。我自己理解,负责就是两点:1)独立追求真理;2)帮助学生追求真理。我不敢说我真能做到这两点,但自认是以此为目标做努力的。我绝不发表似是而非、含混忽悠的文字;也不能容忍自己确切认清了那个“死亡”真相,为“稳当”而“秘不发丧”。

  今天学生成长在信息技术时代,他们对知讯的掌握,无论从效率还是含量,都远非我们所能比。不可能想像大学提供给他们的教室,是一个只能存放“永远正确”和“绝对真理”的真空天地。一位教授在自己的讲台上向学生坦诚讲述自己对当下文化争议的研究,只能增加,而不是限制或扼杀学生的独立判断力。

  您说:“肖鹰老师,我有一些担心。韦伯说过,教师不应将自己的政治观点带到课堂里去。当然您谈的不是有关政治。但在如此分歧的时刻,是否一定需要在教室里表达个人立场。”依您之意,身为教授,在“分歧的时刻”不能在教室表达个人立场,难道只能在教室向学生讲述“一致通过”的东西?如是,有新闻联播不就行了,何必还需要教授?

  之二,@北京崔卫平肖老师,正是看到了您所指出的问题(公开媒体上的失衡),才会觉得假如每个人运用自己掌握的某个话筒(公共平台),来释放个人的倾向和爱好,有多么糟糕。与其说在课堂上帮助学生建立真理,不如说帮助学生学会讨论。在讨论中互相分享信息,调整自己的观点。我的考虑也不成熟,提出来由大家讨论和批评。”

崔卫平老师:

  您所说“帮助学生学会讨论”的道理我赞成。但是,我在借助学校讲座平台首先表达自己的看法,与这个不矛盾啊?您也演讲不少,您会相信您对学生的演讲就是“在课堂上帮助学生建立真理”吗?如果您旁观了昨天演讲全过程,您应当相信,我做的工作就是“帮助学生学会讨论”。

  您看,我演讲不到半小时,有学生拍案而起,怒斥我之后,拂袖而去;演讲最后一环节,是提问质疑互动,批评、反对我声音多于、高于肯定、赞同;演讲结束了,散场了,还有一位怒不可遏的学生向我逼问,最后是我与数十名学生在露天争议辩论近一小时,相互达到了相当的沟通理解。

  我这个讲座,现在引起同学们的争议、讨论,在我的博客中、学生的博客中都有,这就是说我的2小时引发了同学更持续的讨论,这不是帮助同学学会讨论吗?这不正是讲座的开放性意义所在吗?所以,我觉得,您的担心一是抽象的--从抽象平等出发,二是过虑的--是害怕引发争议,尤其害怕针对老师的争议。

  此致

     教祺!

                                 肖 鹰

  评论这张
 
阅读(15997)| 评论(1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