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我们为什么厌弃自己的身体?  

2011-09-25 07:59:00|  分类: 肖鹰视频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卫视中文台《世纪大讲堂》

 

肖鹰主讲《流行文化与传统美学》视频与文字

     

   视频(1):2011.6.11世纪大讲堂 流行文化与传统美学——(上集)

   视频(2):2011.6.18世纪大讲堂 流行文化与传统美学——(下集)

 

 

文字实录节选一:我们为什么厌弃自己的身体?

 

短片:2010年11月,"超女"王贝因接受面部磨骨手术而导致死亡。从王贝生前的照片可以看出,她其实是一个五官精致的漂亮女孩。整容,并不仅仅存在于娱乐圈,很多女性趋之若鹜,美国媒体评论说:仅仅十年间,医疗整形美容已成为继购房、购车和旅游后,中国的第四个消费热点。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协会估计,2009年中国进行了200多万例整形手术,仅次于美国和巴西。且手术量每年都在翻倍。

近年来,互联网上出现的网络红人,女性中以芙蓉姐姐,凤姐,小月月为代表,她们一边被称作"呕像",一边受到热捧。与此同时备受年轻人喜欢的李宇春、刘著则代表着另一种审美趋势,即中性美。

王鲁湘:背景短片,主要跟我们介绍了两种流行文化现象,一个是整容,当然主要是女性整容,其实现在已经很多男性开始整容了,对吧。还有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像以芙蓉姐姐,什么凤姐、小月月为代表的一种叫做热捧呕像,""是呕吐的呕,呕吐,热捧呕像的这样一种现象。还有就是李宇春他们为代表的,所谓中性美,但是我前不久看一个对李宇春的一个电视采访,在香港,她出席香港的一个活动。李宇春现在可不是中性美了,李宇春现在就是这一个完全是朝着这个淑女的方面去发展。充分地把自己女性的妩媚的特点,现在在开始展现了。那么也就是说过去的中性美只不过是一个市场推广的一个战略行为是不是,一个商业的一个设计,是不是这样?王川。

王川:我觉得可以这么理解。因为我觉得刚才这个短片所包含的内容,其实很复杂。那么结合到再刚才我们谈到的有关汉服。因为我在这个去年有关世博会的那些网上的那种图片里头,也看到上海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她穿汉服出现在世博会。但是我是觉得汉服有没有可能被推广,形成流行中间的一部分,我觉得这些其实都不是那么地重要,当然我们都愿意看到它究竟可不可以。但实际上我是觉得这些,比如说在这个年龄段的层次的人群中出现这样的这种回归的这种行为,我觉得其实是更让我们能够感受到的是一种,就是说我们自己现在的中国人,对自己的这个文化,自己的传统的一种渴望。但是这种渴望我觉得是建立在一种,就是心里没底的这么一种基础上,因为咱们都知道,咱们的整个的这种文化传承,中间至少经历过两到三次大的这种断档,而且到最后一次的时候,断的时间比较长,那么等到70年代后到80年代的时候再回归的时候,其实这里边我觉得,无论是从文化本身到审美层面的话,实际上都面临了一个比较大的这样的一个,就是迷茫的阶段,然后在这个时候,西方的东西进来了,流行的东西进来了。然后中国发展了,经济上去了,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用什么东西来消化、来应对外边的东西,实际上这个过程延续了很长时间,而且它在方方面面的这个领域都有表现。

所以我觉得其实每次看到类似这样的这种消息,或者这种信息的时候,其实我都会就是思想都会归结到这个层面。

王鲁湘:实际上这个前几年,有一个报社采访我,讲到这个美女的这个现在的这个问题,我当时候我说,我说美女现在也是一种经济,专门可以说是有一种美女经济。其实刚才这个短片,无论是李宇春这种所谓的中性美的代表,还是包括那些去整容,把她自己整的像美若天仙的那样一种美容业,还有即使芙蓉姐姐、凤姐,她们别人觉得是呕像,她自己自我感觉可不是呕像,她自己感觉可是美得不得了,也就是说所有这几种现象合集到一起,其实大家都归结到一点,就是美是一种有影响力的东西,而且美是可以带来巨大的社会效益,甚至经济效益的东西。因此大家不惜在这个上头进行巨大的投入,不仅仅是经济投入,而且也有包括社会影响力的投入。

肖鹰:包括生命冒险。

王鲁湘:对,包括拿着生命冒险。那么这一种现象的这一种集团性的、潮流性的出现,我想请肖鹰教授给我们大家解读一下。

肖鹰:好,谢谢王鲁湘,其实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这个短片,关于审美整容的短片。其实审美整容为什么会产生?当然我们简单讲就是为了美,是吧,我们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我们会发现现在的审美整容它是伤筋动骨的,你比如说像这个王贝,她为什么会丧失生命呢?就是因为她是做这个面部的这个磨骨整容术,导致这个大出血而死亡。那么为什么要通过磨骨来完成一个面部的美呢?其实就是审美整容它有一个简单的原则,就是数学原则。就是追求所谓的,我们好像现在中国比较流行的整容的一个尺度,就叫三庭五眼吧。就是这个上下左右的这个一个比例关系,三庭五眼。还有就是我们传统讲的黄金分割比,就是脸的颧骨和这个整个额头上面和到这个下颚,这个黄金分割比的这样一种关系。它是用数学的标准来模制一个人的脸型,导致这样一种审美整形活动。当然还有增高,我们现在知道有一种整容手术,叫断骨增高术。就是在你的膝盖下面的某个位置,把这个骨头给锯断,然后用这个牵引器慢慢地牵引。据说运气好的话可以牵引到十厘米,就是增高十厘米。但是据我所了解的材料,基本上的运气都不好,最好的运气就是没有伤残,但是很多人她还是要去。

王鲁湘:还是要去。

肖鹰:还是要去。

王鲁湘:还是要冒险一试。

肖鹰:为什么她们要冒险一试呢?就是其实就是因为我们现在的这样一个消费文化。就是我们今天讲流行文化,其实流行文化当中有一个重大的推动力,我认为就是消费文化,就是让你去消费,刺激消费。消费呢刚才就是王鲁湘你讲到,就是这个身体经济,美是一种有强大的吸引力的,其实它也有强大的消费能力的一个领域。所以消费经济这样来推动我们的审美准则,怎么推动呢?它通过大众传播,通过广告,甚至还通过更广泛的影视文化,来让每一个普通的人,尤其是我们的女性,都觉得有一个美的理想。

王鲁湘:都觉得自己不美。

肖鹰:对,对。都觉得自己不美。

王鲁湘:或者不够美。

肖鹰:为什么不美或者为什么不够美,因为有一个模式化的美的理想,比如说某个明星的脸,是吧,某个明星的脸,或者甚至是某个雕塑的脸、面庞,认为是标准的,所以大家就按照这样一个标准去做。但是恰恰是这种标准或者是这种理想的形象,是普通人都达不到的。所以每一个人都会感到,像我们刚才王鲁湘所讲的,什么呢?都感到自己不够美,有一种关于自我的身体或者形象的欠缺感,这种欠缺感就变成了一种原罪,就觉得好像有一种流行的话说嘛,说你长得不好看不是你的错,到街上去吓人就是你的错,这是一个网络的。

王鲁湘:一个段子。

肖鹰:一个段子。但是它也反映一种心态,一种文化心态,就觉得好像我的长相不达到这样的理想的标准,是我的错,那么怎么办呢?我就弥补我的错,所以就导致了不惜代价的,甚至不惜生命冒险的。但是每一个人其实他个人有个人的体格,个人有个人的生理素质,所以这个胖瘦,其实它是相对的,但是我们都有统一的数学化的标准,来这个衡量一个人,这样就导致了大家去做一件自己做不到的事,但是都要去做,这样就导致一个什么好处呢?就把这个整容经济。

王鲁湘:抬起来了。

肖鹰:抬起来了。这就是一个经济学,把你达不到的目标作为你的目标,来让你持续不断地进行身体审美。

肖鹰:偶像文化导致普通人漠视自己的身体

肖鹰:另外一点与此相应的,就是现在我们这种大众传播,就是追求这种偶像文化。偶像文化就是把这个某些独特的,具有特殊,就是我们所说的天生丽质的,非常好的材料的,这样一些身体、形体的这样一些明星、模特,把他们作为一种偶像来决定了什么呢?决定了每一个人对自己的身体的感知。我们不是从自己的亲身地去感受我的身体如何如何,对不对?是去看明星的身体如何,然后再来判断我的身体如何,我的情绪,是吧,我的愉悦,我的这个幽怨等等之类的,都是从明星那儿作为一个尺子来看,这样实质上导致一个从美学上来说,就是审美体验来说,就是对于自己的身体的一种隔阂,一种漠视。

我不了解我自己的身体,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外在的一个标准在衡量。就像有时体检也是这样的,我有时去体检老说我的指标高一点,我就身体感觉很好啊。

王鲁湘:很平衡。

肖鹰:很平衡,对不对?其实审美也是这样,所以这是大众传播这种偶像化运动,对我们的身体的一种感觉的身体体验的一种误导。不是从自己的感受出发,而是从别人的感受出发。

王鲁湘:就按柏拉图的哲学来说,用一个理念。

肖鹰:对。

王鲁湘:来否定所有的具体的实在存在。

肖鹰:对。它用抽象的来否定具体的,这样导致一个问题是什么?我们越来越对自己没有感觉,所以你就会发现,在我们现在这个消费化的身体审美当中,一个悖反的现象,就是什么呢?就是人越来越像机器,但是机器却是越来越像人了,你看现在有时候,最近达人秀展览的是什么,是机器人。

王鲁湘:对。

肖鹰:这是一个悖论,悖论的前提就是什么,就是我们的审美意识被误导了。但还有一点与此相应的就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就不再能够按照我们自己亲身感受的,甚至我们的文化是吧,我们刚才讲这个汉文化,比汉文化更广远的,五千年中华文明,这样一个文化延续下来一种审美体验,一种审美趣味,我们注重那种风度、气质这样一些东西,被抹杀掉了,这是一个,我认为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现在我们刚才谈到,这个断骨增高,为什么要增高呢?增高一个是觉得自己高度不够高,还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在这个身体审美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量相,就是什么呢?就是你的身段,就是身体的比例,比例呢我们一般说有一种比叫黄金分割比,你看我们照片上面的,我们可以看到两个希腊美人。

肖鹰:就是我们讲的维纳斯是吧,两个维纳斯的雕像,其实所有的不仅在希腊的古典时期,就是公元前2400年左右,那个希腊古典成熟时期的这个人体雕像,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用今天的测量来说就是基本上是符合黄金分割比。什么是黄金分割比?就是以雕像的这个肚脐眼,腰部肚脐眼为限,分成上下两部分,那么下面的长度和上面的长度相比是多少呢?6.183.82这样一个比,这叫黄金分割比,简单地说就是上肢要比下肢什么,要短一些,这样才视觉上我们会看起来,这个人的身材比较高挑,是吧?

王鲁湘:比较往上挺。

肖鹰:比较挺拔,比较轻盈的感觉,它不会下坠嘛对不对,但是大家不要忘记了,虽然希腊人在雕像当中发明了黄金分割比,根据现代的这个医学测量,不管是古希腊人还是今天的人,就是包括西方人,以女性为例,我们的自然身体的比例都达不到黄金分割比。你看我们的这个图片里面就可以看到,我们中间这个是一个真人,一个女性模特,她必须要穿一个六公分的高跟鞋,她的身体才能达到黄金分割比。

王鲁湘:大部分的人要穿十公分。

肖鹰:对。所以黄金分割比是什么?是人在现实中不能达到的人体艺术理想。我们把在现实中不能达到的人体艺术理想,变成了我们的一种审美追求,那你不就死定了吗?就是这样。

 

 

文字实录节选二:确立反消费主义的身体美学

 

短片:最近,由一家国际咨询机构与意大利奢侈品生产者协会联合发布的全球奢侈品市场报告显示,若将中国消费者在海外的购买力计算在内,中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

报告称:2010年,美国市场的奢侈品销售量上升12%,欧洲6%,而亚洲则达到22%,中国内地的奢侈品销售增长了30%

随着中国经济能力增强,中产阶级和富人阶层人数的增多,追求高端消费成为一种时尚。

世界奢侈品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平均比欧洲奢侈品消费者年轻15岁,比美国的年轻25岁。而七成以上的中国青年消费者购买奢侈品,就是为了拥有一件奢侈品,而并不像西方消费者那样转注重品牌商品的品质和内在价值。

主持人:刚才我们很热烈地讨论了这个关于消费主义,以及消费者主义文化对我们所有的生活,包括审美所造成的一种空前未有的压力。那么如何跳出这种消费主义,来倡导一种可能更健康的,更持续的,更常识性的一种消费文化和一种审美文化,这方面请肖先生给我们再解读一下?

肖鹰:好的,谢谢。关于消费主义的这个文化的影响,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其实就身体来说,消费主义我认为它最大的影响,也就是庄子所说这样一种叫残生伤性,什么是残生伤性呢?我觉得他伤的是两个方面,一个就是伤害了每个人的自然身体之性,你比如说这种审美整形,是不是,伤害个人自己的自然身体之性,另一个伤了什么性呢,伤了每一个人的个性。因为我们今天的21世纪的时代,我们大家知道有一个社会共识,就是个性。在个性前提下的社会和谐。审美也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这种残生伤性的这个审美,它是对个性的一种扼杀。那么怎样跳出来,去寻找一种健康的反消费主义的,这样一种身体美学重建,或者说新的身体审美观,我现在看到的有三条路线。

一条路线,或者是一种方式就是先锋运动,先锋运动从先锋,广义的先锋运动,到狭义的先锋运动,就是行为艺术,它所追求的这种反消费主义的身体路线就是什么呢?就是颠覆,你要美我就颠覆你的美,你要完整我就颠覆你的完整,你要女性我就颠覆你的女性,它所追求的是怎么都行,这是一个路线。

第二个路线,我认为就是一个反女性审美路线。什么叫反女性审美路线呢?就是我们知道,消费主义一个最明显的策略,就是把女性变得更女性,是不是,女性变得更女性,而且更抽象,是吧,更理想化的女性,这就是审美整容,审美整形的前提。那么反女性的审美路线,它就是走一个另类女性路线,你像这个超女,对不对。网上审丑,丑星,凤姐等等她们。她也是一种消费一种女性消费,但是她是一种反女性审美的消费,对不对,我对着来,你要追求淑女,那我就追求这个猛女。或者是什么什么样的女,是吧,混不吝的这样一种东西,实际上这样一种消费策略,它是一种时尚哲学的流行。是什么时尚哲学呢,就是德国哲学家西美尔,在他的《时尚哲学》这篇文章里面他说了,他说什么呢,他说时尚的动机就是要超越客观,超越审美和其他应用性,时尚的动机只是一种形式社会学。什么是形式社会学,就是表现得不一样就行了,它的内容是无关紧要的,而且说只有独立其他一切动机,时尚本身的价值才能实现。你比如说芙蓉姐姐表现了什么,凤姐表现了什么,她超越了一切现实的动机。有的人说她表现了民主,我觉得这是夸大其词,是吧。这是反讽的,下面这句话我觉得西麦尔点中了我们这个消费社会的一个死穴,是什么,在消费环境下,所有的这种追星的行为,它都是以丧失羞耻感为标志的,是不是,你把呕吐的呕像,当成这个明星来追捧,这是不是丧失了羞耻感。这是一种文化,所以我觉得第二条路线是不可取的,第一条路线也不是现实的,就是先锋的路线,是吧,怎么地都行,它本身就不是审美了,对不对。第二条路线,它实际上是一条商业主义路线。

我认为第三条路线,是我们应该追求的就是什么,在艺术与自然的切合当中,重建我们的身体美学,走出消费主义的身体误区。其实我们讲消费主义,就刚才讲的,它最重要的就是对我们的自然性,和对我们的社会性,和对我们的艺术性这三性,我认为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引用之后到来的一种瓦解,。你说命都没有了,还有什么性。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一个重要的策略,我觉得还是应该重新去什么,追求两点,第一点就是人是一个生命体,所以首先要尊重生命。英国有一个文学批评家叫罗斯金,他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说我从来没有看见个,一座希腊女神雕像有一位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的一半美,他说一个希腊雕像,刚才我们讲希腊雕像很美,但是在美的希腊雕像,也不如一个健康的,是吧,正常的,艳丽的一个女性那么美。为什么呢,因为人类的人体美,首先要来自于什么呢,她的健康,来自于她活泼的生命感,没有这种生命感,你去搞什么三庭五眼是吧,你去搞什么断骨增高,即便你成功了,你成就的还是一个数学模型。是不是,还是一个人造美人,所以莎士比亚有一句话,我觉得我们应该送给我们这个电视的观众,莎士比亚说什么呢,他说艺术不仅弥补自然,而且可以改造自然,然而艺术本身就是自然。什么意思,我们只有通过艺术的方式,才能弥补我们身体的缺陷。当然现在我们搞这种消费主义呢追求之后,我们发现最简单的就是手术刀,是不是,就是钳子,是吧。这样收拾完了之后,你的生命的原质,它的自然的动力,这个生动性,它的这个机制都被破坏了。

比如说他们说这个,磨骨这个美容,这个整形,磨骨整形之后会使你的这个面部肌肉老三四岁,为什么呢因为磨骨就是磨我们这个颧骨,颧骨还有下颚两边,这4个点实际上是我们的面部的沉重墙,所以磨了之后脸皮自然会塌下来,所以磨完之后的第二个手术就是什么呢拉皮,你这个皮拉完之后,它没有自然肌肉那种弹性之后,它还要不断地拉,所以你们看看好多明星五六十岁之后,她的脸还是这个像这个抛了光的铜器一样,她没有那种生命感,所以我们中国人有一句俗话我认为说得很好,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为什么呢,人的真正的美,我认为还是在她的丰度气质,是不是,就是我们所说的神韵,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7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