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茅盾文学奖评选李敬泽违纪实情考  

2011-09-21 14:08:00|  分类: 十批“茅八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

究竟谁“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寒心”?

――茅盾文学奖评选李敬泽违纪实情考

肖 鹰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只证明了一件事,就是:在当今中国,“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

@@@@@@@@@@@@@@@@@@@@@@@@@@@@@@@@@@@@@@@@@@@@@@@@@@@@@@@@@@@@@@@@@@@@@@@@@

《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两部作品获奖,李敬泽是不是“直接利益相关者”?我们只需要看一个时间表:

李敬泽于20087月接替韩作荣先生担任《人民文学》主编,在其上任后:

2008年第九期《人民文学》《推拿》,并获2008“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

2009年《人民文学》第二期、第三期发表《一句顶一万句》,并获2009“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

20118月,《人民文学》首发的《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双双获得“茅盾文学奖”。

 

一位主编,在自己首届任期中,其主编期刊就有两部作品同时获得茅盾文学奖,这是在中国可以“复制”的主编业绩吗?那么,在这个超人业绩下,主编的“直接利益”是可以量化的吗?这“直接利益”又岂是再版这两部获奖作品所获得的版税所可以比拟的?

 

@@@@@@@@@@@@@@@@@@@@@@@@@@@@@@@@@@@@@@@@@@@@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首发于《人民文学》的《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和《推拿》(毕飞宇)参评并获奖。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担任该届评委会副主任,并在评选的历次实名投票中给两作品投票。

922日,《南方周末》发表李敬泽:文学这事有公道》报道:

 

南方周末:很多人谈到回避的问题,比如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毕飞宇的《推拿》都是最早刊登在《人民文学》杂志的,他们认为作为杂志的主编你有回避的责任。

李敬泽:……这次评奖在回避条例上做了很明确的界定,回避标准是“直接利益相关者” ……为什么界定出版,因为是有直接利益的,毕飞宇这个书获奖后加印五万,《天行者》加印五万,《你在高原》加印两万套,这是有直接利益的。而就《人民文学》一个两年前发他们作品的刊物来讲,一分利益都没有,不可能把刊物再印一遍。(全文见后)

 

李敬泽的回应,以《人民文学》与获奖作品“不是直接利益相关者”为理由,否认了《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参评,自己作为《人民文学》的主编应承担回避责任。

李敬泽对“回避责任”的否认,是根本违背《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2011225日修订)》的,而且完全歪曲事实。

 

《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2011225日修订)》(后《茅奖条例》)第六条“评奖纪律”第2则规定:“评奖委员会成员和评奖办公室工作人员中,如有作品参评,或系参评作品的编辑、参评作品所属的文库或丛书的主编、参评作者的亲属、参评作品出版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相关人员可选择退出评委会,或作品退出评选。”

 

依据该《茅奖条例》,我们可以对李敬泽否认“回避责任”批驳如下:

肖鹰:茅盾文学奖评选李敬泽违纪实情考

 

1)《人民文学》杂志社是否属于一级“出版单位”?

 

国务院2001343号令颁布、2011319日修订的国家《出版管理条例》,在第九条中明确指出:“本条例所称出版单位,包括报社、期刊社、图书出版社、音像出版社和电子出版物出版社等。”

 

《人民文学》杂志社是中国作家协会主办、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管、具有独立刊号的期刊社,根据上述国家《出版管理条例》,它是法定出版单位。

在属于中国作家网的《人民文学》杂志社主页,介绍《人民文学》的“编辑出版单位:《人民文学》杂志社”。

 

2)《人民文学》杂志社是否属于《茅奖条例》认可的参评(出版)单位)?

 

《茅奖条例》规定:“评奖办公室向中国作家协会各团体会员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全国各有关出版单位、大型文学杂志社和持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重点文学网站等征集参评作品。作者可向上述单位提出作品参评要求。评奖办公室不接受个人申报。”

 

在属于中国作家网的《人民文学》杂志社主页,《人民文学》杂志社发布的2012征订广告介绍《人民文学》是一部“尖端、开阔的大型汉学文学杂志”,此证明,作为“大型文学杂志”,《人民文学》杂志社属于《茅奖条例》认可的参评(出版)单位。



3)首发于《人民文学》的《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和《推拿》(毕飞宇)参评,《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是否应该回避评选工作?

 

《茅奖条例》规定:“参评作品出版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人民文学》是《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和《推拿》(毕飞宇)的出版单位(之一),依据《茅奖条例》规定,该两作品参评,《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应主动回避”。

 

注明:在本届评选中,《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和《推拿》(毕飞宇)是分别以其再版单位长江文艺出版社和人民文学出版社为申报单位。《茅奖条例》规定:“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的是“参评作品出版单位”,而不是“参评作品申报单位”。《人民文学》是否为该两作品的“申报单位”,均不能改变它为其“出版单位”的属性。

 

4)《人民文学》杂志社相关人员是否事前知道《一句顶一万句》(刘震云)和《推拿》(毕飞宇)参评,杂志社具有《回避责任》?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讯(记者卢欢):记者昨日就此争议采访了《人民文学》主编助理邱华栋。邱华栋首先承认了毕飞宇的《推拿》和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在各自的出版社出版之前,曾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几乎全文刊发过,只有少量删节。……邱华栋说:“我们杂志本来是作品(《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选送、推荐单位,但为了避嫌,这次一部都没有向上推荐。邱华栋还透露,“他本人就是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的责任编辑,本来自己也有机会当评委,但由于责编身份,就必须回避。”(824日,《网友称茅奖两部获奖作品涉嫌违纪》)

 

《长江商报》消息证明,《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参评,《人民文学》杂志社相关人员知道具有的“回避责任”,并且采取了责编邱华栋回避本届茅奖评选的措施。(注:邱华栋是《一句顶一万句》的《人民文学》版责编,安波舜是该书长江文艺出版社版的责编。)

 

5)《茅奖条例》规定:“参评作品出版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李敬泽以 “回避标准是‘直接利益相关者’”否认回避责任有何根据?

 

李敬泽否认自己作为《人民文学》主编对《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参评的“回避责任”,提出的理由是:《人民文学》与获奖作品不是“直接利益相关者”。他说:

 

“所以这次评奖在回避条例上做了很明确的界定,回避标准是‘直接利益相关者’,就是条例所说的五种人:本人;亲属——他拿了奖,等于他的亲属可以拿到奖金;他的出版单位包括出版单位的负责人;出版单位的责编;作品所属文库和丛书的主编。为什么界定出版,因为是有直接利益的,毕飞宇这个书获奖后加印五万,《天行者》加印五万,《你在高原》加印两万套,这是有直接利益的。而就《人民文学》一个两年前发他们作品的刊物来讲,一分利益都没有,不可能把刊物再印一遍。”

 

李敬泽如此解释的“理由”,根据何在?试问:茅奖作品提供给出版单位的“直接利益”就只是版税吗?众所周知,众多出版单位举全社之力运作茅奖作品,难道它们只是为了竞争获奖作品的“版税”?再问:《茅奖条例》明文规定 “大型文学杂志”属于认可的申报单位,国家出版法明文规定期刊社属于“出版单位”,根据什么条令将“尖端、开阔的大型汉学文学杂志”《人民文学》划分在应有回避责任的“出版单位”之外?

李敬泽为了否认自己的“回避责任”,不惜违背国家出版法规,将期刊社排斥在“出版单位”之外。李敬泽身为《人民文学》主编,如此蔑视国家法规,令《人民文学》杂志社情何以堪?

李敬泽为了自己“免责”,公然肆意曲解《茅奖条例》关于“出版单位负责人回避责任”的规定,提出想必自己也不相信的“直接利益相关者”论。这置《茅奖条例》的严肃性于何地?在李敬泽的心目中,茅盾文学奖和主办该奖的中国作协还有尊严可言吗?

 

6)《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参评,李敬泽是否事前知道自己的回避责任?

 

A.《推拿》,发表在2008年第九期《人民文学》,获2008“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并于20089月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B.《一句顶一万句》,发表在2009年《人民文学》第二期、第三期,获2009“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并于20093月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C.这两部作品的出版社单行本,均没有作者前言或后记,是非常违反惯例的“裸书”显然回避了交代与原发杂志《人民文学》的“姻亲关系”,如果是正常在杂志原发后改出单行本,作者应会以适当方式说明先后编辑、刊发和出版情况。

 

上述情况提供了什么呢?这不仅告知我们,《人民文学》与两个出社之间的默契,还告知了《人民文学》在处理“未来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两个作家的两部作品时,完全一致的计划和手法。因此,我们从这两部作品的出版和获奖的路线图中,难道不能窥测到《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的领导思想吗?

在重证据的当代社会,我们不能无证据地推测李敬泽2008年就精心设计好了两书参评第八届茅盾奖评奖中如何规避“回避责任”的路线图。不过,在自本届茅奖揭晓一月多以来,面对社会持续严重质疑和抨击《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违纪参评和评奖,李敬泽竟然还可以公开以《人民文学》是“非出版单位”(“非直接利益相关者”)作遁词,足见他以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身份起草适用于本届评选的《茅奖条例(修订)》时,严重忽略了一些“无法规避”的致命环节。比如,他显然没有学习国务院2001343号令颁布、2011319日修订的国家《出版管理条例》。

 

7)《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两部作品获奖,李敬泽是不是“直接利益相关者”?

 

李敬泽说:“为什么界定出版,因为是有直接利益的,毕飞宇这个书获奖后加印五万,《天行者》加印五万,《你在高原》加印两万套,这是有直接利益的。而就《人民文学》一个两年前发他们作品的刊物来讲,一分利益都没有,不可能把刊物再印一遍。” (《李敬泽:文学这事有公道》)

 

期刊社发表的作品获奖,对于期刊社及其负责人真的没有“直接利益”吗?如果依从李敬泽的说法,获奖作品与出版单位的“直接利益相关”只在于版税,岂不是,对于不能重印作品的期刊社,所发表作品就是获得诺贝尔奖都没有意义了?在当代中国,李敬泽真不懂得茅盾文学奖的“获奖荣誉”带来的“直接利益”远远大于作品版税吗?

在当今中国的文学官场和市场,一个杂志发表的作品,在一届茅奖五部作品中占据两部,这对于该杂志的主编的“直接利益”意味着什么,局外人也许不甚了了,身为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文学》主编的李敬泽先生可不能装糊涂。

《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两部作品获奖,李敬泽是不是“直接利益相关者”?我们只需要看一个时间表:

 

李敬泽于20087月接替韩作荣先生担任《人民文学》主编,在其上任后:

2008年第九期《人民文学》《推拿》,并获2008“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

2009年《人民文学》第二期、第三期发表《一句顶一万句》,并获2009“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

20118月,《人民文学》首发的《一句顶一万句》和《推拿》双双获得“茅盾文学奖”。

 

一位主编,在自己首届任期中,其主编期刊就有两部作品同时获得茅盾文学奖,这是在中国可以“复制”的主编业绩吗?那么,在这个超人业绩下,主编的“直接利益”是可以量化的吗?这“直接利益”又岂是再版这两部获奖作品所获得的版税所可以比拟的?

 

8)是李敬泽违纪,还是对李敬泽的批评,“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伤心、寒心”,“让他们感觉到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

 

李敬泽说:“这次评奖,最基本我们要做到,不要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伤心、寒心,不要让他们感觉到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我想这太重要了,一个写作者应该相信我不凭着我的关系,凭着我的创造就能够得到肯定,我想这个信念是激励着每一个写作者的重要力量。如果我们的风气有问题,多多少少损害了这个信念,那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整套机制,能够让大家坚定这种信心——是有公道的。”(《李敬泽:文学这事有公道》)

 

李敬泽这番话,虽然难以见其诚意,但我相信是说到“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的心坎上了。

但是,问题是,究竟是李敬泽违纪操作评选,还是对他违纪行为的揭露批评让“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伤心、寒心”,“让他们感觉到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

李敬泽声称:“幸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严肃地说这两个作品不该得奖,否则肯定把我吃了。”然而,李敬泽真的没有看到有多位批评家公开批评这两部作品过求文字和叙事的精巧而失于思想心灵的大气吗?

我在一年前就因为听到多位“权威批评家”、也是本届茅奖评委的力荐,而专门购买《一句顶一万句》拜读――但是,只坚持逐字读到前20页,后面部分,只能翻阅。这部书所谓“话赶话”的叙事手法,不仅给人似曾相似之感,而且过于雕琢、烦琐,是形式大于内容,有语言少意味。《一句顶一万句》令我想起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

《推拿》,我是在评奖后借阅的,读后感如观赏一个透明的玻璃盒子,其作者与其说对盲人有特别的倾注,不如说对自己的语言和叙事――或者作家自认的对盲人的特殊心理的领悟――有特别的激情。

这两部小说,放在上世纪90年代初是有“创新”的(虽然失于单薄)。但是,在2011年,如果它们真的代表着“实至名归”的茅盾文学奖作品,我只能说,茅盾文学奖奖励的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的作品。

除了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主编的《人民文学》违纪“勇夺双奖”之外,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担任总策划和出版人的《你在高原》(作者张炜)又“夺”一奖。

这部450万字的、被何建明定义为“时代标志性伟大作品”的参评作品,出版方号称是作者张炜历20年写的“一部书”,实际上不过是何建明以作家出版社社长身份策划将张炜既有作品“打包集装”的产物。我数年前读过其中的《家族》、《我的田园我》、《柏慧》等卷(章),读这些作品,我非常遗憾地感到曾经令人充满期待的作家张炜,文学创作力和社会透视力的严重停滞和式微,他的整体创作力是从在《九月寓言》之后的自我回落,而叙事控制力已无见《古船》的从容气度。但是,在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中,总计61个评委,在绝大多数没有阅读《你在高原》的前提下,竟有58个评委投票给这部“煌煌巨作”。

关于何建明与《你在高原》获奖的关系,我们借本届茅奖评委盛子潮透露的消息可见一斑:

 

盛子潮说,得知张炜获奖后,最高兴的人是作家出版社的社长何建明。“当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喝酒,何建明那叫一个高兴啊。《你在高原》这部作品确实太长了,张炜本人的要求又很高——要求10本一起出,而且首印至少5万册,当时辗转了好几家出版社,没一家愿意出。作家出版社认为他们有这份责任,就坚持出了这本书。”盛子潮说,何建明知道张炜获奖了之后,一高兴就跟书商一桌桌地敬酒,一边喝酒一边还念叨着:“肯定可以回本了!还能加印!(《茅盾文学奖评委盛子潮:对张炜的抨击太毒舌》,扬子晚报,2011-09/04

 

在我所见所有公开发表的本届茅奖评选当事人的言论中,我认为惟有获奖作者莫言这句话是道出了实情的:“我们这几个人有幸得奖,运气比较好。如果换一拨评委,可能得奖的就是另外五个人了……” (《“茅盾文学奖只能是相对公正”》,东方早报,817日)

 

“如果换一拨评委,可能得奖的就是另外五个人了。”这句话还不足以说明在评选中程序公正的必要性吗?

《人民文学》杂志社和作家出版社,均属于中国作协直属单位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本届茅奖评选总共五部获奖作品,中国作协两负责人直接相关就占据三奖,其中至少两部作品属于公开违纪参评。

如此,岂能不“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伤心、寒心”;又岂能不“让他们感觉到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

 

李敬泽:文学这事有公道》

南方周末,2011922日)

[节选:不能让好作家心凉]

南方周末:很多人谈到回避的问题,比如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毕飞宇的《推拿》都是最早刊登在《人民文学》杂志的,他们认为作为杂志的主编你有回避的责任。

李敬泽:回避问题在最近两年的评奖中比较突出,条例定得也不是很清晰,最后有人说他和他是师生,他和他是同事,他和他是老乡,都要回避,这还有完吗?

所以这次评奖在回避条例上做了很明确的界定,回避标准是直接利益相关者,就是条例所说的五种人:本人;亲属——他拿了奖,等于他的亲属可以拿到奖金;他的出版单位包括出版单位的负责人;出版单位的责编;作品所属文库和丛书的主编。为什么界定出版,因为是有直接利益的,毕飞宇这个书获奖后加印五万,《天行者》加印五万,《你在高原》加印两万套,这是有直接利益的。而就《人民文学》一个两年前发他们作品的刊物来讲,一分利益都没有,不可能把刊物再印一遍。

基本上这次明确界定为这样五种人,如果仔细看条例的话,这个条例没有在这之外再界定,因为我们也防止弄得回避无边,草木皆兵。我们的条例上定得非常清晰和有限。我想,发表作品的刊物应该不应该回避,有人提出来了也是好事,如果论证和考量之后说,有必要回避,我们再修改。

南方周末:作为评选机构的负责人,应该是对一些作品有引导性。

李敬泽:幸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严肃地说这两个作品不该得奖,否则肯定把我吃了。对规则的考量和质疑,我觉得是正常的和必要的,因为规则确实需要不断完善。现在第一就是这么定的,很明确。第二如果以后需要回避,那我谢天谢地。

南方周末:总结本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有什么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

李敬泽:这次评奖,最基本我们要做到,不要让踏实、本分写作的作家们伤心、寒心,不要让他们感觉到在文学这件事上都没有公道。我想这太重要了,一个写作者应该相信我不凭着我的关系,凭着我的创造就能够得到肯定,我想这个信念是激励着每一个写作者的重要力量。如果我们的风气有问题,多多少少损害了这个信念,那么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整套机制,能够让大家坚定这种信心——是有公道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实名投票公开前,评委会气氛凝重,大家都有点紧张,但几轮下来,大家就坦然了,因为你只要亮在那里,让大家看到你的公心,即使是你的朋友你没有投他,他也会理解的。这次评选,作为局中人,我和我的同事们高度提防的就是那样一种结果,让真正的写作者、让好作家一看就心凉,就感觉这不是我的游戏。我说如果评成那样我们就没脸见人了。现在这个结果我们是比较安心的。当然会有争论,我们公开做任何事都要有充分的心理承受力面对种种质疑,面对各种议论。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320

  评论这张
 
阅读(39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