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文艺报》为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卖什么药?  

2011-09-16 14:49: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艺报》为何害怕文学批评讲真话?

 

肖 鹰

 

因一网友告知,我读了中国作协机关报《文艺报》99日头版刊载的观点综述性质的报道《文学批评贵在真心和真知》。但这篇报道不仅没有告知读者何为文学批评所贵的“真心和真知”,反而对目前一些“讲真话”的批评者传递了不少训戒的信息(旧话说“微言大义”)。基于一个学者的常识,我很吃惊《文艺报》这篇头版报道明确指向了一个给“文学批评讲真话”设防的主题。

关注今年文化动态的人士都知道,今年中央高层一再讲话、两大党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也频频发文主导公开严肃的文艺批评,呼吁批评讲真话。当前中国文艺批评的种种弊端,最大最根本的,就是“虚假批评”。《文艺报》为何独树一帜,非但不倡导“真话批评”,反而对之设防戒严呢?

该报道包括三个具有导读提示意义的小标题:“批评的伦理不仅仅是讲真话”、“批评的语境影响着深度和广度”和“批评的标准与公信力”。我们把这些小标题与报道总标题“文学批评贵在真心和真知”联系起来思考,不难得出这样的中心思想:文学批评“讲真话”,不是无条件,而是有前提的,前提是要符合特定的“批评伦理”和“批评语境”;只有在这两个前提下,“批评讲真话”,才是符合“标准”和具有“公信力”的,当然,也才是“真心和真知”。

我们这样理解,是否符合该文原旨呢?也许该文下面这段报道可以给我们一些说明:

 

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吴义勤说,否定某一个作家比较受关注的作品就说明这个批评家敢于讲真话、有正义、有勇气,这种看法不一定准确。吴义勤认为,否定也不一定就是真话,肯定和赞扬也不一定就是假话。对于一个负责任的批评家而言,重要的是要发出自己真实的声音。今天很多批评家可能更乐意做代言人,反而忘了自己真实的艺术修养、艺术判断、艺术感觉是什么,而作为一个批评家,对一个作品正面的阐释比什么都重要。(《文学批评贵在真心和真知》,99日)。

 

据该报道可知,吴义勤先生有双重身份,一则是知名文学批评家,一则是中国作协下属的中国现代文学馆常务副馆长。吴义勤先生上述言论,以主张“作为一个批评家,对一个作品正面的阐释比什么都重要”做结论,不是明确将“讲真话”置于“正面的阐释”的限制之下了?从上下文看,吴义勤先生所谓“正面的阐释”,明确指的是与“否定的声音”相反对的“肯定和赞扬”。因此,我们将吴义勤先生这个主张说得明白一点,不就是主张只有“对作品的肯定和赞扬”才是一个批评家应当说的“比什么都重要”的“真实的声音”?那么,在这个“批评伦理”下,“否定的声音”无论真实与否,岂不是必然要比“肯定和赞扬”等而次之,而且缺少“真心和真知”,属于“不负责任的批评家之言”?

上述报道的小标题提示读者,“批评的语境影响着(批评的)深度和广度”。在该报道问世的当下,中国文学“批评的语境”是什么呢?当然是关于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的公正是非的争议,也就是对中国作协主办茅奖的“标准和公信力”的严重质疑。具体讲是:《你在高原》(作者张炜),由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协书记处书何建明总策划,作家出版社出版);《推拿》(作者毕飞宇)和《一句顶一万句》(作者刘震云),均由《人民文学》首发,而《人民文学》主编李敬泽担任本届茅奖评委会副主任,据现行《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这三部获奖作品参评和评奖均涉嫌违反评奖纪律。虽然质疑的声音从820日评奖揭晓以来持续不断,但至今没有得到中国作协官方的任何回应。

在此语境下,《文艺报》以头版头条的规格发表此报道,我们难道不可以理解为:它应当是默认了公众对中国作协主办本届茅奖有失“标准和公信力”的批评是“讲真话”,但以批评者没有认清“批评的语境”和“批评的伦理”,而判定批评者缺少“真心和真知”,进而责难他们的批评有失“标准和公信力”?

在《文艺报》发表上述报道之时,不知其负责人是否注意到在本届茅奖评选揭晓后问世的两篇文章,即《光明日报》823日刊发的《文艺评奖:怎么才能不“变味”?》和《人民日报》99日刊发的《文艺评奖权威性从何而来:屡遭质疑人手一奖》。在争议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的“标准和公正性”的语境下,我读这两篇文章,认为它们的中心思想就是上述《人民日报》文章的结论:

 

评奖的独立也是许多文艺界人士的强烈呼吁。评奖应该远离利益集团,独立于商业、人情等众多关系之外,尽量采取客观公正的立场,否则,权威性就永远无法树立。当然,任何评奖多多少少都会受到质疑,权威也是相对的,让各方都满意的结局并不存在,但只要评出的结果确实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就一定可以在全国乃至世界树立应有的权威性。(《文艺评奖权威性从何而来:屡遭质疑人手一奖》(99日)

 

我相信,如果《文艺报》负责人认真而且虚心学习了《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所发文章,再做这个“反批评讲真话”的文章,定然会有另外的状态。

  评论这张
 
阅读(67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