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中国作协须解释茅盾奖三作品违纪评奖  

2011-08-25 06:21: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针对中国作协系统三部获奖作品违纪参评,

茅盾文学奖“评奖纪律”如何解释?

肖 鹰

自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五部获奖作品名单公布后,社会各界舆论对本届评奖过程的公正性和获奖作品的有效性表达了许多质疑。日前有网友公开发表博客文章或微博言论,发现《你在高原》、《推拿》和《一句顶一万句》三部作品的参评和获奖涉嫌违反《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2011225日修订)》规定的“评奖纪律”。

我经过核查,认为上述三部作品确属涉嫌违反《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的第六条“评奖纪律”第二则规定:“评奖委员会成员和评奖办公室工作人员中,如有作品参评,或系参评作品的编辑、参评作品所属的文库或丛书的主编、参评作者的亲属、参评作品出版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应主动回避。相关人员可选择退出评委会,或作品退出评选。”

三部作品的具体涉嫌违纪情况如下:

获奖作品《你在高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何建明先生是该作品的总策划和出版人。《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2011225日修订)》第四条“评奖机构”规定,“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在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领导下,由茅盾文学奖评奖委员会负责”。何建明先生身为中国作协书记处在任书记,即对此届评奖工作负有集体领导责任。

815日《文汇报》报道,在评奖期间,针对舆论对评奖工作质疑,“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出版社社长何建明,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近几年,中国作协和很多地方作协,都推选在文坛有影响力的实力派作家担任主席、副主席,而这些人大多数保持着旺盛的持续写作能力,例如王安忆刚完成新作《天香》,方方刚写出以辛亥革命为背景的新作《民的1911》,而毕飞宇的《推拿》、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也均质量上乘。他们的作品入选概率较高,实属正常。”

评奖揭晓的第二天(821日),针对舆论对《你在高原》获奖有效性的质疑,何建明先生即撰文致中国新闻网称:“事实上在此次茅盾文学奖评奖过程中,61位评委中绝大多数都看完了《你在高原》,……”

上述报道可见,在评奖过程中,何建明先生一定程度介入了评奖工作。根据评奖纪律第二则规定,何建明先生担任总策划和出版人的《你在高原》涉嫌违规参评,无效获奖。

2)获奖作品《推拿》,发表在2008年第九期《人民文学》,获2008“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并于20089月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据初步核对,《推拿》的《人民文学》杂志本和人民文学出版社单行本,除个别文字有差别,整体结构、内容和字数分别一致,属于同一部作品。

(3)获奖作品《一句顶一万句》,发表在2009年《人民文学》第二期、第三期,获2009“人民文学奖”年度大奖;并于20093月再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据初步核对,《一句顶一万句》的《人民文学》杂志本和出版社单行本,除个别文字有差别,整体结构、内容和字数分别一致,属于同一部作品。

在刊载《推拿》和《一句顶一万句》的当期《人民文学》杂志上,李敬泽先生署名主编。李敬泽先生为中国作协书记处在任书记,并担任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委会副主任,以此双重身份直接参与了茅盾文学奖的领导工作,而没有根据“评奖纪律”在这两部作品参评情况下回避评奖工作。根据上文引用“评奖纪律”第二则规定,《推拿》和《一句顶一万句》涉嫌违规参评,无效获奖。

另据《长江商报》24日《网友称茅奖两部获奖作品涉嫌违纪》报道:针对相关质疑,《人民文学》主编助理邱华栋首先承认了毕飞宇的《推拿》和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在各自的出版社出版之前,曾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几乎全文刊发过,只有少量删节。不过,邱华栋先生一方面承认相关事实,一方面又否认“两部作品获奖违反评奖规则”。

邱华栋称:质疑者没有弄清刊发出版是两个概念,根据茅奖评奖条例中评奖纪律应注定回避的范围,指明的是出版单位,而不是刊发单位。而且,这两部作品在申报本届茅奖的时候,推荐单位明确写明是两家出版社。我们杂志本来是作品选送、推荐单位,但为了避嫌,这次一部都没有向上推荐。邱华栋先生还向记者透露,他本人就是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的责任编辑,本来自己也有机会当评委,但由于责编身份,就必须回避

邱华栋先生一方面承认相关事实,一方面又否认“两部作品获奖违反评奖规则”,这是无理曲解“评奖纪律”的“回避规定”。如果他的否认理由成立,《人民文学》为什么要“避嫌放弃”选送、推荐《推拿》和《一句顶一万句》参评,而他本人“由于责编身份,就必须回避”本届评委工作?邱华栋先生根据茅盾奖评奖纪律规定,可以解释出:在茅盾文学奖评奖工作中,参评作品的原发杂志责编“必须回避”,而原发杂志主编不仅“无需回避”,而且还可以担任“评委会副主任”?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1)如上文所述,《推拿》、《一句顶一万句》各自在《人民文学》原发和其出版社出版的时期分别相同。(2)这两部作品的出版社单行本,均没有作者前言或后记,是非常违反惯例的“裸书”显然回避了交代与原发杂志《人民文学》的“姻亲关系”,如果是正常在杂志原发后改出单行本,作者应会以适当方式说明先后编辑、刊发和出版情况。难免令人疑心是早在两作品原发、再出版运作时,就精心设计好了在第八届茅盾奖评奖中逃避“评奖纪律”稽查的“双边路线”。

作家出版社和《人民文学》杂志社均隶属于中国作协主管的中国作家出版集团。据《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告[2011]8号》,在本届茅盾文学奖总计五部获奖作品中,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发表和出版的作品占据三部,而且这三部作品均涉嫌违纪参评。

如果上述违纪属实,则是严重的茅盾文学奖评奖违纪事件。当然,我希望这都不是真的,所以也希望主办本届评奖的中国作协官方组织查证是非。

根据本届评委会制定的评奖程序,从2011516日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公布参评作品目录,到2011820日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揭晓,在约95天时间,61个评委要阅读178种参评作品、进行5轮(6次)投票,从178部参评作品决选出5部获奖作品。这样的评奖程序和所规定的评奖工程量,不仅在国际国内文学评奖史上前所未有,而且显然违背文学作品评奖规律。事实上,据诸多媒体报道,包括多位本届评委证实,不仅在参与投票评奖前,而且直至评奖结束不少评委没有阅读完参评作品,尤其是多位评委没有通读以58/61最高票获奖的450字《你在高原》。鉴于《你在高原》、《推拿》和《一句顶一万句》均涉嫌违纪参评,针对这三部作品的高票获奖,各轮评奖投票中是否有暗箱操作?

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主办方在启动评奖时,曾公开表示,为了避免既往评奖办法设置可能造成的不公正和不透明性,本届评奖特别改革采取“大评委”和“实名投票制”评奖。但是,从目前已经完成的结果所产生的诸多社会反响看,本届茅盾文学奖的“改革措施”更多表现为“好大喜公”――在片面追求“大”和“公”的社会效应的同时,丧失了对国家文学奖作品评奖应有的文学性的严肃、细致的有效甄选。作为茅盾文学奖主办官方,中国作协难道不应当反思检讨?

                    (东方早报,2011-08-25,见报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36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