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投票实名制”绝杀茅盾文学奖  

2011-04-18 09:1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04-18 辽宁日报
 
今天的批评界欲望太多 “投票实名制”绝杀茅盾文学奖
--肖鹰谈批评家群体和茅盾文学奖

 

本报记者 王研

 

■现在的批评也是“有的放矢”的,但这个“的”不是文学,而是非文学的诉求。

■当学院批评家把批评职业化之后,“批评”成了“职业”,而“学术”成为“兼职”的时候,中国文学批评就失去内涵和潜力了。

■批评家不能打着“文化批评”的幌子抛掉作品,空谈“文学批评”。

 

  当记者问肖鹰,“今天的批评界,什么太多,什么太少,什么根本就没有”,他的回答干脆而直接:“欲望太多,思想太少,精神根本就没有。 ”在他看来,当下文学批评最大的问题是,“批评家群体没有文学问题”。而要解决这种麻木、困顿、自娱自乐的状态,肖鹰给出的办法是:批评家群体换血换代。

 肖鹰:批评家在做文学按摩师

  编者按:对于批评家群体的自我解剖,很多批评家都毫不留情面。丁帆说,闭上眼睛或泯灭良心说话的批评家越来越多。王彬彬说,一些人只把批评当成建构文坛地位的手段。张光芒说,批评家不应该为了名利而争吵,批评家比作家更远离生活。南帆说,中国批评家为什么不敢大声说“不”。今天,批评家肖鹰同样对批评家群体提出尖锐批评,他说:“今天的批评界,欲望太多,思想太少,精神根本就没有。 ”

  肖鹰是一位颇受争议的批评家。有人觉得他爱“放炮”,脱离了学术讨论的范畴;也有人欣赏他敢于干预现实,体现出了传统文人的承担意识。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同时成为肖鹰的形象标签。从2009年年末的第一次专访开始,1年多的时间里,记者与肖鹰始终保持着联络,信箱中也经常收到他群发的邮件,正如那些支持他的声音所说的,肖鹰在批评方面表现出高度的执著、热情,其介入之迅速、文笔之犀利,确实是当下批评界中不多见的。

  2009年,围绕当代文学的价值究竟是高是低的问题,批评界曾经掀起一场论争,肖鹰是参与这场论争的主要人物之一。当时,他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对当下文学的创作状况和创作队伍提出了尖锐批评,同时,他也曾简要评价了文学批评的状态。批评家谈创作,有许多话可以讲,也方便讲;批评家谈批评,无疑等于自我解剖。肖鹰一直强调,批评家应当具有自审精神,应当具有独立意识,那么,身为批评队伍中的一员,局内人的肖鹰又会怎样 “批评”文学批评? 4月15日,肖鹰再次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描画他所认为的“真正的批评家”。

 

  一个真正的批评家,应当是一个热爱文学而且对文学抱着理想和信念的学者,同时应当是一个关注社会人生的思想探索者。

 

  “平庸无聊”,是肖鹰对当下文学批评的整体印象。他说:“没有文学意义的言说承担着有目的的世俗功利诉求。现在的批评也是‘有的放矢’的,但这个‘的’不是文学,而是非文学的诉求。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现在的批评状态是,批评家们在卖力而激情地说,但是没有读者用心而感动地听。 ”

  1990年,在北大哲学系追随当代著名美学家叶朗攻读美学硕士的肖鹰,撰写的硕士论文却是《近年非理性主义小说批判》,这篇当年发表在《文学评论》第5期头条的硕士论文,奠定了肖鹰此后与当代文坛的“是非恩怨”,开始了他作为美学学者对当代文学的持续关注,并促成他在1998年在哲学系完成美学专业的博士学位后,转向著名文学批评家谢冕门下做了两年当代文学专业的博士后研究。肖鹰说,近20年来,他虽然不能如专业批评那样进行对文学作品的高额阅读,但是,那些被批评家们极力推崇的文学作品,他都会找来阅读、分析。但是,结果却一次次令他感到失望。正因为此,他对批评家们的话语和判断力感到了深刻的怀疑,“生活在继续,文学在批评家涂了厚脂的嘴上尖叫或呢喃,没有意外”。

  当记者问肖鹰,“今天的批评界,什么太多,什么太少,什么根本就没有”,他的回答干脆而直接:“欲望太多,思想太少,精神根本就没有。 ”在他看来,当下文学批评最大的问题是,“批评家群体没有文学问题”。而要解决这种麻木、困顿、自娱自乐的状态,肖鹰给出的办法是:批评家群体换血换代。

  肖鹰曾经说过:“目前十分活跃的批评家群体,无法与上世纪50年代的批评家群体相比,那一代批评家在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也无法与上世纪80年代的批评家群体相比,他们的思想启蒙令人敬佩。 ”他认为,当下的批评家群体丧失了自主,也失去了真正的立场,在商业大潮的裹挟下随波逐流,“现在已经没有严肃的批评了,因此现在批评没有尊严。 ”

  肖鹰认为,当代批评的“转型”是与当代文化整体世俗化的趋势一致的。教授是一个谋生的职业,而批评是一个赚钱的“手艺”。“今天的批评家,应当评高级技师,不应当评教授,学生称他们‘师傅’才合适。不客气地讲,现在的主流批评家,做的是文学按摩师的工作,无论是作家、出版商还是某个相关机构,只要有订单,就做按摩,而且时常是超值服务。你如果愿意把那些 ‘一线批评家’的文章历时性地梳理一下,你就会感到作为高级文学按摩师,他们的‘按摩批评’不是用眼睛看作品,是用神秘的第六感官。 ”肖鹰说。

  那么,怎样的批评家才是“真正的批评家”?肖鹰说:“严格讲,因为文学是人学,是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中的,而不是一个抽象确定的存在。因此,没有‘应该怎样的文学’,也没有 ‘应该怎样的批评家’。但是,就我个人的有限认知而言,我认为,一个‘真正的批评家’,应当是一个热爱文学而且对文学抱着理想和信念的学者,同时应当是一个关注社会人生的思想探索者,敬畏文字,在思想和审美两个层面都具有高度的敏感力,想象和激情与理性和逻辑相互激发。相对于当下中国批评,我认为一个真正的批评家最需要的素质是为文学的理想对作品说真话。 ”

 

  实际上,批评家进入学院只属于个别现象、表面现象。所谓批评家的学院化并不是当前批评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应当警惕的是学院批评家的批评职业化。

 

  肖鹰任教于清华大学,一直工作在学院体制下,有观点认为,近年来大批学者进入学院,受到学院体制各种规条的限制,其结果可能会阻碍批评的发展。对于这种说法,肖鹰的看法正相反。

  他认为,实际上,批评家进入学院只属于个别现象、表面现象。 “相反,我感觉,中国文学批评的主要动态是,学院学者的批评职业化。现在文坛的主流批评家,是职业化的学院批评家。”

  同时,他提出,所谓批评家的学院化并不是当前批评所面临的问题。“我们应当警惕的是学院批评家的批评职业化。怎么讲?卓越的批评家,首先应当是卓越的学者和思想者。因此,卓越的批评家,应当出现在学院,应当是以学术研究和思想探讨为专业的学者。当学院批评家把批评职业化之后,‘批评’成了‘职业’,而‘学术’成为‘兼职’的时候,中国文学批评就失去内涵和潜力了。就此而言,现在的批评家群体,是由退化为高级批评手艺人的教授们作主体的。 ”

  因此,肖鹰提醒说,“尽管从现象上来看,原本在学术体制外的批评家、作家都纷纷获得学院身份,以批评和作品代学术,做起了教授。但是,应当看到,与其说他们需要大学,不如说大学更需要他们。因此,就我的观察,非学院批评家和作家的转入大学,不是他们自身的学院化,而是学院批评的非学院化。 ”

 

  今天,热衷“文化批评”的教授,都是拿着文学博士学位,戴着文学教授帽子,但却似乎很羞于读作品、谈文学。

 

  比起 “文学批评家”的头衔,肖鹰更适合被称为 “文化批评家”。在文学已经被泛化的年代,文学批评需不需要文化视野?将“文学批评”拓展至“文化批评”的范畴,是否对它的发展更加有益?肖鹰说:“文学批评需不需要文化视野,重温一下文学批评史就明白,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 ”他认为,真正的问题是,批评家不能打着“文化批评”的幌子抛掉作品,空谈“文学批评”。

  “有关文学批评和文化批评的讨论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批评界谈了很多,这是西方文化批评思潮在中国的‘旅行反映’。在西方,这之所以是一个问题,是因为西方现代批评经历了形式主义思潮和相应的‘细读文本’的新批评运动,倡导‘文化批评’,就是对‘新批评’的文本主义的反动,物极必反。 ”

  “中国批评在接受文化批评的时候,忘记了刚刚翻过去的‘政治批评’这一页历史,一嚷嚷 ‘文化批评’,就把作品扔了,把‘后殖民’和‘消费文化’在大会小会上死炒。”肖鹰坦言,今天,热衷“文化批评”的教授,都是拿着文学博士学位,戴着文学教授帽子,但却似乎很羞于读作品、谈文学……

  肖鹰说,从西方来看,文学教授做文化批评,是一种学术分流,就像理发的人分出一部分专门洗头。但在中国批评界,有不少教授热衷于呼吁大家去做洗头工,以为再做理发师就不时尚了。“这是一个认知误区,这个误区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有批评无文化,泛文化而无真文学。 ”

 

  “投票实名制”必将伤害评委个人的自尊心和表决自由,是对茅盾文学奖的最后一击。


    根据修订后的《茅盾文学奖评奖条例》,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评选工作将实行“实名制投票”。这一举动被视为茅盾文学奖的重要改革,对此,茅盾文学奖评奖办公室主任胡平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实名制有利于增强评委的责任感,有利于增加评奖的公正性和透明度。同时,条例还规定“投票、计票在公证机构的监督下进行”、“各轮获选作品篇目向社会公布”。此外,还向网络文学打开了大门,对持有互联网出版许可证的重点文学网站征集参评作品。
    对于“实名制投票”和“向网络文学开放”这两项举措,肖鹰并不看好。
    他表示,所谓向“网络文学”开放,鲁迅文学奖早有先例了,“按照作协的说法,‘投票实名制’的目的是要‘增加评奖的公正性和透明度,避免看不见的人情票’。茅盾文学奖要增加‘透明性’的‘实名制’,与诺贝尔奖的 ‘所有的评议和表决记录都予以保密,有效期50年’原则是完全相反的。”肖鹰建议茅盾文学奖主办机构研究一下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奖机制,“由18个终身院士投票表决的‘不透明’的诺贝尔文学奖,是如何获得了国际公信力,成为世界最高文学奖,而且逾百年不衰? 
    肖鹰提出,如果评委本身就没有判断力,或者没有责任感和荣誉感,“实名制”不仅不能带来评奖水平的提升,反而为“无效评选”甚至“不端评选”提供了“公开的合法性”。
    他认为,“投票实名制”只对于一个缺少公信力的评委集体有意义,因此可以有限增加评选公信力;但是,它必将伤害评委个人的自尊心和表决自由。“这是包括诺贝尔奖在内的国际重大评奖均实行 ‘匿名投票表决’的原因。‘匿名表决’的原则是:在保证评委绝对投票自由的前提下,由评委会集体负责。茅盾文学奖真是无法组成一个可以集体负责的评委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茅盾文学奖的评奖质量不是丧失了基本保障吗? 

 
    茅盾文学奖的基本导向不应当是“迎合”,而应是“提升”。

 
    谈起诺贝尔文学奖,肖鹰说,这个奖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未知的愿景,中国文学对它的憧憬应该不仅仅停留在获得它这个层面,更应该发现并学习它折射出的文学精神。 “它在所有人心目中代表着当今世界对文学理想的坚守和追求,现代文学创作的标高。回过头来看我们的茅盾文学奖,它要承担的是国家文学大奖的使命,因此,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要准确定位在‘提升民族文学创作水平和倡导文学创作理想’,并在此定位上确立评奖原则。 ”因此,肖鹰认为,茅盾文学奖的基本导向不应当是 “迎合”,而应是“提升”。
    “诺奖获奖作家的代表作有40%以上是在获奖前20年就出版了,间隔时间最长的是意大利作家乔祖埃·卡尔杜齐,他的代表作《青春诗》1850年出版,1906年获奖,中间隔了56年。诺奖真正成为现代世界最高文学奖,在评选条件上向作家终身开放,这是诺奖追求世界文学理想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条件。这个条件对于作家更深刻的意义在于,鼓励作家把追求最高的文学理想实践为毕生的文学耕耘。 ”所以,肖鹰明确反对茅盾文学奖以4年为一评奖年度的做法。他说,这种评选办法鼓励的是急功近利,不符合文学接受和评选的规律。“文学不是商品,其标准不受年代、文化限制,需要更长远的时间来审视。 4年的限制,是不符合文学规律的。 
    最后,肖鹰再次提出,茅盾文学奖要成为民族文学标高,就要坚持宁缺毋滥,暂停十年。 “这是一个关系民族文学理想的郑重承诺:茅盾文学奖的评选,要创新民族文学的标高,提升民族文学的创新能力和全民文学素质。 ” 
    

  评论这张
 
阅读(159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