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崔永元真不懂幽默?  

2011-03-19 06: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崔永元不懂幽默?

 

肖 鹰

    

    崔永元此举,难道不是“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这就让我疑心,“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的时代”并非“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是还潜伏在崔永元的灵魂深处。

     

      早前,我针对国内媒体称赞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讲真话不作秀”的舆论,写了一篇评论《崔永元委员,咱能不在两会秀吗?》(后简为《摘帽》),表达了一点个人意见。此后,收到朋友转发来的崔永元回应我的微博言论,全文照录如下:

崔永元:清华大学肖鹰教授希望我主动摘下“不作秀”的帽子并且戴上他给的“作秀”的帽子。看到您写的断章取义的文章真觉得好笑,建议您也摘下“教授”的帽子,咱俩一人一顶“作秀”的帽子好吗?而且,我觉得随便给人戴帽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http://t.sohu.com/p/m/538965046)

崔永元说:清华大学肖鹰教授希望我主动摘下不作秀的帽子并且戴上他给的作秀的帽子。如果崔永元认真读了《摘帽》,就应当实话实说,我只请他自摘崔不秀的帽子,并没有送一顶作秀的帽子请他戴上。摘下一顶帽子,并非就一定要戴上另一顶帽子,这是常识。崔永元如此说法,倒不一定是故意谎言,应当是因为过惯了明星头上总要戴着一顶帽子的荣华,不习惯头上没有一顶帽子的突兀。

崔永元说:建议您也摘下教授的帽子,咱俩一人一顶作秀的帽子好吗?能与崔永元分享作秀的帽子,这是时下的大光荣。但是,崔永元要我摘下教授的帽子作条件,就让我生受不起了。崔不秀的帽子,大概无关于崔永元的生计,崔永元的生计所在,当是央视主持人的帽子;教授的帽子,却是肖某的生计唯一所系。一关美誉,一关生计,很不对等呢。崔永元是当下讲民主平等的赫赫义士,当先自摘了央视主持人的帽子,再作此理论才是。

崔永元对于拙文的唯一点评是:“看到您写的断章取义的文章真觉得好笑。”拙文《摘帽》共计1000余字,崔永元仅用17个字就给判决了。崔永元的做法倒不是“断章取义”,而是“弃章取义”:不做“断章”,就直接“取义”了。崔永元对拙文“取”的啥子“义”呢?“取”的就是“断章取义”。

在此要先辨清的是,“断章取义”实在不是迂执如我辈教授者的强项。教授们的职业能力,如果货真价实,不表现在吆喝一些热闹场子的言论,而在于对自己言论的论证;如要当众发议论,无论事务大小,一定是要“小心求证”的。如我吁请崔永元自摘媒体加冕的“崔不秀”帽子,就用了1000余字阐述因为所以;现在只是为了崔永元一则不足120字的微博,我又在刻苦用数千言语应答。

当然,广义讲,要“取义”,是不得不“断章”的;不仅“断章”,如果遇到无标点的文言,还得先“断句”。不过,崔永元所批评于我的“断章取义”,应当是指的“断别人的章,取自己的义”。然而,以此而论,在教授与电视主持人之间比较,“断章取义”恐怕不仅是电视主持人的专长,而且是关系其生计的职业技能。崔永元以做《实话实说》节目获得大成功的经验应当早就“整明白”了,如果没有对谈话嘉宾的“断章取义”,就没有谈话节目;谈话节目主持人本事的大小,就在“断章取义”的巧拙。

崔永元的节目,多年前看过几次《实话实说》,改《小崔说事》后,就没有看了,因此,不敢妄评。我曾三度应了编导的“恳切邀请”做谈话嘉宾,参加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录制,三次看该台播出的本人参与的节目,三次感受迥然不同:第一次感到“我还是我”,第二次感到“我不似我”,第三次感到的却是“我不是我”。同样一个我,同样的主持人,为什么三次感受有这样大的差别呢?我用了大力气才琢磨明白:我在节目中的角色和意义,是由主持人的“断章取义”掌控的。做三次节目,尝了甜头,吃了苦头,权衡下来,我只能对凤凰卫视道一声“永别了您的断章取义”。

崔永元说:“而且,我觉得随便给人戴帽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崔永元这个“而且”,不仅说得很不逻辑,而且很不时代、很不媒体。放眼上下5千年,中国历史上哪朝哪代能有当今这般“让帽子飞”的盛世景象?殊不知当下多少人五人六,弄不着真的,就弄假的,总是要弄着各色“名星”、“大师”的帽子作招牌和护身?现在的时尚明星,即使本身在裸奔求卖,也绝不可头顶没有帽子的。如果我们承认现时代是时尚明星人物领导潮流,当今时代实在应当被称作一个“帽子时代”才不被辜负了。别的不谈,不多日前,为了宣传自家主持的《新电影传奇》节目,崔永元不是也顺手给自己打造了一顶“资深电影人”的帽子,喊出了“要收拾电影界”的口号,给媒体提供了极热闹的爆料,搞得很幽默、很娱乐吗?

我努力揣测,才明白,崔永元所谓“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的时代,指的是“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的时代。崔永元的言下之意,当然是影射我“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了。我所谓“崔不秀”的帽子,是缩写这次两会期间在中国媒体飞舞的“崔永元讲真话不作秀”的美誉。我不过是偷师崔永元、练习做一个小幽默,崔永元见了不也说“真觉得好笑”吗?何以好笑之后,崔永元就沉下脸来送上一顶“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的帽子呢?崔永元此举,难道不是“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这就让我疑心,“随便给人扣政治帽子的时代”并非“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是还潜伏在崔永元的灵魂深处。

至于我的《摘帽》是否可印证崔永元所指摘于我的“断章取义”,我以为,崔永元还是拨冗对拙文做一次零距离接触,从而“断章”,进而“取义”,再实话实说为宜。崔永元以为然否?俯允再赐教也么哥?

  评论这张
 
阅读(357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