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春晚导演马东的霸道是从哪里学来的?  

2011-02-07 07: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晚导演莫学“苏紫紫”

 

肖 鹰

 

        肖鹰按:春晚导演马东对待观众和学者的态度,令我想起年前“当众一脱”而走红网络的“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这位“苏紫紫”先是假装、后是自信你一定与她具有同样的“智慧”。当然,你知道,对于你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接受脑残手术才可能。

 

   2011央视春晚节目收视评价调查,再次出现了央视官方调查与民间网络调查的 “惯例性悬殊”。央视自调走高,网络民调走低,既然是“惯例”,不足为怪,也不值一议。

近日春晚导演马东公开回应网络评价表示,“中国那么大,中国不仅仅是大城市,中国也不仅仅只有网络媒体。春晚之后,我们会关注大家对春晚的评论,但我们心里有一个谱——电视观众的收视比例在哪?重心在哪?正确取悦的大部分人在哪?”依马东导演此言,“大城市”和“网络媒体”都不在春晚导演关注的“重心”,不属于马东导演们需要“正确取悦的大部分人”,对于网络媒体的评价,马东导演们自然就无需为意了。

马东导演还表示:“我们一定会听到知识界的精英这样那样的想法,严格来说,我们心里很坦然。说实话,春晚的收视主体不是他们。” 这就是说,“知识界的精英”本来就被马东导演们排斥在“收视主体”之外的,他们的“想法”就更无须理会了。(马东言论见《北京青年报》,26日)

一方面“心理有谱”地拒绝网络媒体的评价,另一方面又“心里很坦然”地排斥学者专家的意见,马东导演们关注的重心和“正确取悦的大部分人”当然就只剩下“中国农民”了。在此,我们无意追问马东导演们究竟从哪里获得授权办这样一个“春晚”;我们只想质询:多年以来,春晚导演们的“重心”究竟是在“取悦”还是在“取笑”作为“大部分人”的“农民”?

别的不用谈,在20092011三届春晚中,赵本山表演的三个小品《不差钱》、《捐助》和《同桌的你》,除了贴标签、加口号“歌颂农民美德”外,其中哪一个小品不是连篇累牍地在用“农民”的衣食男女“取笑”?2010年《捐助》的“笑点”是“两个光棍争一个寡妇”,2011《同桌的你》的“笑点”又是“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吃醋”,赵本山们的趣味专注于此,想象力局限于此,中国农民就应该这样“被正确取悦”?也许,“正确取悦”的标准就是央视顶着民众的涛涛骂声年复一年地给赵本山戴上“小品王”的高帽子?

为什么近年来反对赵本山、呼吁赵本山“告别春晚”的民意逐年高涨?根本原因并不在于大家对赵本山“这张老脸”的审美疲劳,而是就包括广大农民在内的观众而言,社会变化了、视野扩大了、素质提高了、审美趣味丰富了,而赵本山那方面祭出的还是那个“赵本山”。不仅如此,这个“赵本山”在春晚舞台上日益暴露出“店大欺客”、“装农民损农民”的作派。如此,马东导演们还要挟迫大家买帐吗?

在马东导演的言论中,表达出春晚导演多年来的一个普遍意识,就是认为,不满意春晚、刁难春晚的“主体”只是“知识界的精英”。然而,“精英们”的立场真的就是与马东所言的“正确取悦的大部分人”相对立的吗?

去年是学界批评春晚最激烈的一年,比较激烈表达意见的是吴祚来、王旭明和我本人。我们三人对春晚的批评,集中在2010年春晚压轴节目、赵本山的小品《捐助》。作为民俗文化专家,吴祚来主要批判《捐助》对弱势群体(单亲家庭)的文化歧视和侮辱;作为教育专家,王旭明主要批判《捐助》对国家教育政策的误解、误导;作为美学专家,我主要批判《捐助》拙劣的编导技术和低俗的审美取向。

然而,我们三人的意见,并非是我们所私有、独创,这实际上是赵本山《捐助》播出之后,就迅速在网络媒体暴发并且延伸到主流媒体的大众舆论,我们作为专家学者所做的工作,不过是以各自所学专长对大众舆论加以总结、提炼和集中表达而已。当马东导演们如此蛮横地将我们的言论排斥在应当关注之外,他们就真正的“心里很坦然”了吗?

马东导演对待观众和学者的态度,令我想起年前“当众一脱”而走红网络的“人大女生裸模苏紫紫”。从媒体报道可知,这位化名“苏紫紫”的“人大女生”,一方面以“裸体接受50位记者排队采访”的方式,以其自称“怎么都好看的裸体”向男性献媚,一方面又宣称这是“苏紫紫反男权的行为艺术”,而且还叫嚷着要男性心悦诚服。对于这位“苏紫紫”,你不仅要放弃道德、放弃审美、放弃判断权利去奉称她,而且一定要顺着她,顺着她的东西不分、昼夜颠倒的糊涂呓语。这位“苏紫紫”先是假装、后是自信你一定与她具有同样的“智慧”。当然,你知道,对于你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接受脑残手术才可能。

可悲可笑的是,尽管有幕后推手,这位至今连“人体艺术”与“行为艺术”都不能区分的“苏紫紫”,就象真正的忘记了自己的真名而只知化名“苏紫紫”一样,现在也真把自己当成“裸体献身艺术”的“苏脱圣”来贩卖使用了。马东导演的表现不也是这样自负和自欺吗?

按马东导演的言论,春晚导演们是很看不上“网络媒体”的,看不上“非主流媒体言论”的。然而,恰恰是这位马东导演,在2011春晚的第三次彩排现场,向媒体如此“暴料”:“今天得董卿请客,你们不知道,她有喜啦。哎哟,你们不知道啊,她今天和韩乔生结婚啦。哈哈,回去你们都去网上传啊,就说他们在春晚现场公布的。”(《华商报》,126日)

马东导演这则“猛料”是迅速被当事人韩乔生发微博辟谣的谣言。过去每届春晚,春晚导演组的公开形象都是“辟谣者”,今年何出马东导演不惜自贱身段“造谣生势”之举呢?这当然与今年春晚不仅捧场声音分外无力、而且“知识精英的骂声”也几乎绝迹有关。

马东导演的“造谣生势”与“苏紫紫”的“裸体炒作”又有何区别?“苏紫紫”为何要在数九寒天的京城“当众一脱”,因为她从推手们那里懂得了只有“当众一脱”才能招来“大众一骂”,而只有博得“大众一骂”,才可“一骂成名”。马东导演此举,玄机岂不在为本届春晚求关注和收视而出位博取一骂?

春晚之败象,一年更胜一年了,但如果当局不想最后让它彻底溃败,我们就此要提议一句:春晚导演莫学“苏紫紫”。

当然,春晚有近30年历史了,马东导演们也早过而立不惑之年了吧?"苏紫紫”不过是一位化名的“90后人大女生”。如此,称“春晚导演学苏紫紫”大概也不尽其情然。

 

PS:

我今年没有看春晚,这是春晚举办28届以来,我第一次没有看。今年我没有看,因为去年观看后对春晚的彻底失望,更因为今年春晚筹备过程中透露的种种信息让我没有任何理由再期待春晚。2011年春晚播出后我得到的所有信息都在证明我不看的正确选择。

不过,事后有朋友告知赵本山在表演中有一段针对“高雅人”的“自嘲”,让我看看。我上网搜索到《同桌的你》的视频看了,赵本山在节目中如是说:“你喜欢啊,你像我们这些高雅的人看他(赵本山)那玩意儿太俗,受不了!”赵本山此话,被许多媒体解读为未经导演审核而现场私自插入的“自嘲”。然而,将赵本山这句话与马东导演的言论放在一起,我却看出赵本山“自嘲低俗”的反面是“嘲讽高雅”,而且导演与主演之间的默契是令人意外的深刻。

                                                                  (原载《南方都市报》,2011-02-07)

  评论这张
 
阅读(3296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