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肖鹰:在中国风景的内部  

2011-11-23 07:16:00|  分类: 美术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风景的内部--略谈丁方的风景画

(丁方油画展《元风景》座谈会发言)

 

肖 鹰

 

   

肖鹰:在中国风景的内部 - 肖鹰 - 肖鹰

 

    刚才听了大家很多,我就想借着王璜生兄的话来讲,我觉得我们对丁方的画作研讨,应该是多角度、多层面的,尤其应该是针对问题探讨的。刚才王璜生兄所讲的这一点,也是我感觉特别突出的一点,就是题材的相对单一性。我在丁方画室去看画时,也仍然有这样一种感觉。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很难感受到丁方世界的丰富性。

   对于大家所谈,有两点,我很有同感。一点就是关于他在绘画当中所呈现的精神理念和与此相应的理想性的追求。很多人把他的理想性追求解读为宗教性,那么有没有宗教性,或者像余虹兄曾所说的“神性”?我第一次见丁方的时候,丁方就在他的画展当中跟我有过交流,当时他的画中好像直接就是跟宗教因素有关的,我就问了一句话,我说你信不信教,他告诉我不是教徒。我就觉得奇怪,既然不是教徒,为什么要使用一些宗教符号来作为自己的绘画语言的表达?这是不是有点混搭?这是我当时的一个困惑。最近两年以来,我们作为朋友,我跟丁方有多次的交流,也单独去丁方的画室参观过。今天叶老师首先指出,我们应该在整个时代精神的意义上来解读丁方的作品。叶老师的讲话给我启发,我觉得丁方的意义不在于他的题材的单一与否,我们如果要从题材的丰富性这个角度来期待丁方,我们会失望的。恰恰相反,丁方的绘画的意义是在相对单一的题材上,西北的蛮荒的带着历史废墟的土地上,去展开了一种书写。他的画怎样和这个时代发生关系,包括刚才有人谈到丁方的画是不是现代的,是不是当代的,在美术界和评论界都有很多质疑。因为他所描绘的这些荒山野岭都是历史的废墟,与红尘滚滚的当代现场有什么关系?


肖鹰:在中国风景的内部 - 肖鹰 - 肖鹰

 

丁方绘画对我最重要的触动,是他用身体进入他所描绘的世界之中,来展开他和世界之间的交流、沟通,最后形成的一种书写。我在总体上理解丁方的绘画时,想起法国哲学家梅洛·庞蒂关于美术的一句话,他说:“只有投身于世界,画家才能把世界转换成绘画。”我认为丁方的画,就是最好地实践了梅洛·庞蒂的这句话。在我所看到的当代中国美术史的运作当中,没有人可以在这个意义上和丁方相比。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就应该理解甚至庆幸丁方的题材的相对单一性。但是这种单一性在中国美术史当中能找到旁证,比如郑板桥,画了五十年就画了几棵竹子,最多加点兰草和岩石。后期的塞尚也是这样,天天画圣维多利亚山。在现代美术史上,我认为要比较的话,应该把丁方和塞尚相比较。

在当代绘画当中,我觉得丁方是独一无二的,他在三个矛盾主题上展开了他的绘画追求。第一个层面,是形式与题材之间或者说形式和内容之间的关系问题。在丁方的绘画当中,刚才很多朋友都说了,说他的绘画是抽象的,是对西北特有的山形地貌的书写。丁方的绘画在抽象和具象之间,在形式和题材之间,他始终做着艰难和矛盾的选择,他两者都想要,但是两者都想要,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和困难。他的绘画的第一个很重要的价值恰恰是在具象和抽象之间,进行着艰难的追求,这是一个层面。这个层面其实我们面对当代绘画运动,不仅是中国的,整个世界的绘画运动,丁方的绘画有很重要的价值。因为传统绘画到非架上艺术的变化当中,二十世纪的艺术运动在最后就变成了一堆垃圾。我在十年以前去参加蓬皮杜博物馆的时候,我觉得它的人气还比较兴旺。但是十年以后我再去看的时候,有两个感受,一个是人气不行了,一个是没有新东西了。当然,蓬皮杜也添加了一些近10年来的新东西,但是这些“新东西”和九十年代后期的东西相比较,你会觉得并没有新意,从艺术语言到主题意旨,都在重复过去。为什么呢?我认为就是二十世纪艺术把艺术本身的具象和抽象的矛盾悖论瓦解掉了,片面性地追求一个方面,极端性的追求导致了艺术张力的瓦解。


 

肖鹰:在中国风景的内部 - 肖鹰 - 肖鹰



    第二个层面,我认为应该在表现和书写这个层面,都谈到丁方艺术的表现主义倾向,刚才大家提到基弗尔,我参加过汉堡博物馆,毫无疑问,丁方绘画中有很重的表现主义的倾向,但是丁方绘画的表现主义不能简单套用德国表现主义,我觉得他的表现主义,可能还是应该回归到中国艺术书画同源的立场上。丁方所追求的表现主义,更多的是一种所能寻找到的特殊的绘画书写的可能性,所以在表现和书写之间,我认为丁方面临一种悖论,但是同时也保持了两者之间的张力,这是他的绘画厚度的一个层面。

第三个层面,艺术之作为艺术的一个矛盾,就是实验和体验之间的关系问题。经过二十世纪以后,我们在哲学上特别强调体验性。这种体验性在海德格尔的美学当中,还有他对荷尔德林的解读当中表现得很充分,但是在现代视觉艺术当中,这种体验性在被矛盾的另一方实验性所替代。所以现代艺术为什么越来越不感人?这种先锋主义,不仅仅是中国,世界范围内,到了今天为什么变味成了简单的游戏?我认为就是它把艺术的体验性给放弃了,留下的就是无前提的简单的实验。单纯实验当然也可以很精巧和奇特的东西,但是作为艺术本身应有的底蕴,它的内涵和生命关联性――总之,内在于人的东西都丧失了。我在多次观看西方现代艺术的时候,给我的感受总体上是实验性伤害了体验。在丁方的绘画当中,他对实验性并没有放弃,他也注重实验,包括一些构图和颜料以外的综合材料的使用,但是他的实验性是建立在强烈的深刻的体验性的基础之上。身体并没有在实验中被压扁。我认为这是丁方的绘画在今天对我们有极大的冲击力的根本原因。

 

肖鹰:在中国风景的内部 - 肖鹰 - 肖鹰

 

最后我想讲一点,是丁方在当代艺术语境中的问题。如果说二十世纪后期的现代艺术运动的展开,丁方一开始在新潮美术运动中就是一员大将,而且在九十年代始终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中心化的人物。但是在近二十年以来,丁方是在自动边缘化。在热闹的美术当中,在从圆明园到宋庄的转换当中,中国当代美术在彻底的商业化的过程当中,丁方的艺术走向了清冷、贫瘠的西北。他的这样一个转型,我觉得丁方有一种拒绝和抵抗,表现在他前面三个层面有张力的艺术追求和艺术创造过程当中的。但是,丁方毕竟是当代美术史当中的一个画家,在这个前提下,我觉得要找到一幅画来展现我对丁方的感受的话,就是这个《元风景――丁方油画展》画册四十页的《天使城堡》,这幅画可以全方位地展现丁方之所以为丁方,在当代绘画现场,这么一个独特的画家,他的命运,他的可能,他的局限,他的深刻,还有他的悲剧。在《天使城堡》中,这个城堡本来是一个跟天使没有关系的西北的城堡,但是他画了一个带着羽翼的天使。从我自己的审美习惯来说,我对画中设置这个天使是很不欣赏的,我觉得在中国美学原则下这是画蛇添足的表现。我相信丁方作为画家来说,他不会不考虑天使形象放在这里对画面所造成的某种伤害,至少它显得很突兀。从美术上来说,加上这个天使还是有问题的,但是丁方之所以要加上这个天使,代表了丁方的坦诚。代表着他在艰难的追求过程中,相对独立化和边缘化的语境当中,他的心里的一种不安和祈盼。他的风景画本来不需要直接有形的天使出现的,就像他自己说的,他不需要一个教堂的仪式来满足他对神圣性的追求。他在这儿摆上一个天使,我就发现,他前面三个语境的追求:具象与抽象,表现和书写,实验与体验,他的内心还是有疑惑和矛盾。所以这个有形的天使的出现,还是表达了丁方内心的某种不安的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24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