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人体美的文化解读  

2011-01-04 09: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在何处寻?

--漫说人体美的塑造

 

肖 鹰

 

以整形求美,是违背人类审美规律的,是当代消费文化的畸形审美观造成的审美误区。在人类数千年文明史的发展中,对人体美(形体美)的追求,展示着与此完全不同的精神追求。

  

1.美与形式

在古代历史中,中外文学都有许多笔墨献给了那些绝代美人。然而,这些诗文又都不约而同给我们一个印象:美人是不可描写的。

古希腊诗人荷马在《伊利亚特》中从不正面描写海伦(Helen)的美,只写她的魅力和人们的感受。当海伦第一次出现在特洛亚的元老们眼前的时候,荷马没有一个字描写海伦如何美丽,只是写到元老们轻声交谈:“特洛严人和胫甲精美的阿开奥斯人/为这样一个妇人长期遭受苦难,/无可抱怨;看起来她很像永生的女神;/不过尽管她如此美丽,还是让她/坐船离开,不要成为我们和后代的祸害。”(荷马:《伊利亚特》)

德国文论家莱辛认为,没有什么描绘能比荷马这段叙述更能引起读者对海伦绝世无双的美的生动意象。汉朝歌手李延年是最得此法的,他用一首诗成功实现了向汉武帝推荐胞妹入宫的愿望。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汉书》)后世步李延年后尘,形容美人之美妙绝伦就干脆只用“倾国倾城”四字,不再费其他笔墨了。

美人之所以是不可描写的,是因为美人之美不是一种固定具体的形式(形象),而是生动流变的情态。《诗经·硕人》描写当时的大美人卫庄公夫人庄姜,结尾两句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朱光潜说这八个字把“一个美人的姿态神韵,很生动渲染出来”。诗人用这八个字描写庄姜的美,是“化静为动,所写的不是静止的‘美’而是流动的‘媚’”。(朱光潜《诗论》)这“媚”,就是美人的情态,也就是她的美。

 

2.美与生命

美人究竟如何成为美人呢?换句话说,美人是否有标准呢?战国时代的宋玉在上书楚怀王的《登徒子好色赋·并序》中说:“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宋玉称赞他的邻家女儿是天底下最标准的美人,“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但是,这标准是什么?或那邻家女儿究竟身材尺寸如何?他不说。他为什么不说呢?

西方近代学者一般认为,古希腊古典艺术(雕像和建筑)的美,是以其形体比例的黄金分割(身体上部与下部比为2134)为基本条件的。然而,通过更晚近的研究,美学家发现不是对精确的数量关系的遵循,而“对数学精确性的巧妙变动”成为形式美的条件。英国学者库克(T. A. Cook)说:“这说明,仅仅根据实际经验和数学构筑的物品一定不会完美。因为,完美,和自然生长一样,隐含着不规则变化和微妙的差异。” (《生命的曲线》)

因此,我们可以知道,宋玉之所以不具体说出“邻家女儿的身材尺寸”,实在是他深知形式美的内在原理—-懂得不能把女性的美归结为具体的数学关系。

美到极处,便是妙,妙不可言。美之所以妙不可言,因为美是人类对世界的生命感的优美体验,而人体美是其最生动直接的体现。

 

3.美与心灵

汉元帝因画师毛延寿丑画王昭君,以欺君罪将其斩首。王安石写诗为毛延寿翻案说:“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明妃曲》)王安石认为,人体的美,不在静态的形象,而在于动态的神情――意态;这意态是静态的绘画描绘不出来的。所谓意态,也就是一个人在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风度、气质,或所谓“风韵”。一个女性的风韵,就是她的“神”,王安石认为,就人体美的表现而言,只有传神,才能见美。

王安石的诗揭示了人体美的一个深层原理,就是人体美的“形神统一”。人体美不仅不能归结为“数量关系”,而且也不能归结为单纯作为生物体的人的自然外观(身材和容貌)。人体美与自然产品的美之根本差异在于,它不仅有“形”,而且必须有“神”。“画西施之面,美而不可悦;规孟贲之目,大而不可畏,君形者亡焉。”(《淮南子·卷第十六》)“君形者”即灌注生气于形象的精神,没有精神的“美”就是无生命的“美”。

希腊女神雕像尽管在造型上成为女性人体艺术的最高典范,但是它们的面容却因为缺少个性表现而缺少生动的气韵--神。这就难怪英国文艺批评家罗斯金要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座希腊女神雕像,有一位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的一半美。”(转引自朱光潜《谈美》)英国艺术史家贡布利希称希腊雕像为“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生灵”,就是指出了它们只能作为艺术的人体美典范,而不具有现实的人体美的真实和生气,因此也是“美而不可悦”的。在周王朝后期,周幽王为了求得宠妃褒姒一笑,不仅千金买计,甚至“烽火戏诸候”以至于亡国。周幽王所求的“千金一笑”,实际上也就是要在褒小姐脸上见出那点令他亡国的“神”。

 因为“神”,即内在精神在人体美构成中的核心价值,人体美的标准和判断是具有主观性的,人体美也因此必然是具有个性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这的确是一个重要的人体审美规律。在《红楼梦》中,宝钗和黛玉都是第一等的美人,在常人的眼里,宝钗风采更胜,然而,宝玉所爱却是非黛玉莫属。正因为人体美须具有个性,人体美才呈现出千姿百态、风情万种。当然,也因此,模仿雷同的“东施效颦”所得到的就不是赞美而是嘲弄。

 

4.美的艺术

人的自然形体,无论多么得天独厚,相对于人类的人体美理想,必然是不足或有缺陷的。如果我们以古希腊神祇雕像为人体美的最高典范,以黄金分割为最完美的人体比例,根据专家的研究,现实中的自然人体是不符合黄金分割的,即使最修长的身材,下肢的长度比黄金分割比的理想尺寸一般要少6公分。这就是说,最完美的自然人体,也是不能满足古希腊为人类的创造的人体美理想的。

莎士比亚说:“人艺足补天工,然人艺即天工。”(转引自钱钟书《谈艺录》)在历史上,人类对人体美的健康追求是通过艺术去补充、完善自然形体的不足,并且是在尊重人体的自然属性的前提优美化了人体。人类发明和使用舞蹈艺术,不仅为了表现情感,而且也是为了追求人体美的理想。芭蕾舞蹈史上第一个女明星是意大利出生的塔利奥尼M. Taglioni,她在舞台上塑造了风靡19世纪初期欧洲的“芭蕾仙女形象”。舞蹈家海伯尔J. L.Heiberg赞美塔利奥尼说,她站立的时候就象一座优美、透明的大理石雕像,她一舞动就象一座真正的大理石雕像真地开始活动起来。然而,她的形体并不完美:双臂过于瘦长,双腿也有芭蕾演员的缺憾。但是,“那个从心灵深处放射出来的美的理想,它注入这个形体、赋予它生机、用强力提升它,创造了将不可见的东西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奇迹。”(J. Anderson《芭蕾和现代舞》)

现在流行的“审美整形”,以 “伤筋动骨”的外科手术追求“人体美”,是依据抽象的数学原则、纯机械的改造人体,是非艺术和反自然的。用庄子的话说,审美整形是“残生伤性”,是“殉”。从其对审美规律的背弃来讲,“审美整形”把本来应当通过生活培育、艺术提升的具有丰富的人文内涵和个性意蕴的人体美,抽象为从手术台上产生的机械雷同的 “人造美人”。如果“人造美人”也具有“美”,它最大的可能是如希腊女神雕像一样无生命个性、即无“神”的“美”。

审美整形的流行表明,当前流行的消费主义和技术崇拜完全扭曲了人类的人体美追求。这是一个极大的人类审美误区,在这个误区中,我们不仅必然看到东施效颦式的审美悲剧,而且也难免会看到如王贝一样被自然报复的生命悲剧。

人类追求人体美的理想未来,一定不是以目前流行的残生伤性的东施效颦式的审美整形为发展方向,而是走出这个误区,在形式、生命、心灵多层交汇之中,真正艺术地,也就是真正合自然地追求人类形体的完善和美化。惟其如此,人类的形体美追求才是健康美好的,而不是“殉”。

 

(《人民日报》,2011

  评论这张
 
阅读(14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