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浅说王蒙之“老-玩-童”  

2010-03-23 16: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蒙识金老玩童

 

肖 鹰

 

 

题诗:抛却少时文章事,王蒙老眼只识金。

 

核心提示:对于郭敬明小说中那些文意不通、酸假无文的语句,王蒙捧之以“陌生化的语言”;对于郭敬明通篇的奢侈品炫耀,王蒙捧之以“生活的兴趣”。王蒙这样捧玩郭敬明,不仅以其宿老妙手为郭敬明通体上下做了全套文学美容护理,而且还把严肃文学的尊严和信仰都用作了郭敬明的爽身粉和护肤霜。

  

数年来,中国文坛很落寞,但文坛宿老王蒙先生很活跃。王老年逾古稀,不仅未有颐养天年的宁静气象,反而出入文坛书市,风光人气都不输时下最红火的明星新秀。

文坛很冷,王蒙为何很热?同仁已老,王蒙为何常青?答曰:王蒙是六十年当代中国锻炼成的唯一无双的“老-玩-童”。

然而,我们切莫将王蒙先生与古时的老玩童同日而语。古时的老玩童,率性天然,是真玩,不仅忘却名利,而且超越生死,死而后已。中国上下五千年,最伟大、最可爱的老玩童当然非庄子莫属。庄子不仅一生安贫乐道,为了保全生命的天真自由,慨然拒绝楚王派人请他作相,宁愿如乌龟一样拖着尾巴在泥潭中生活;而且临死时,对计划着要厚葬他的弟子们说:“吾以天地为棺椁,日月为连壁,星辰为珠玑,万物为齑送,吾葬具岂不备邪?”庄子式的超越风流,以功利现实的眼光来看,不仅缺少过人的聪明机智,而且实在是低于常人的迂腐迟钝,其要害就在不识时务。然而,恰恰是这不识时务的超越风流,成就了“大人不失其赤子之心”的老玩童。王蒙先生却完全不一样。以他日前公开言论来说,王蒙是“什么都能装,就是装傻没人信”的非凡之辈。

1993年,王蒙曾在《读书》上发表《躲避崇高》一文,激赏“痞子文学”作家王朔。王蒙如是说:“他不像有多少学问,但智商满高,十分机智,敢砍敢抡,而又适当搂着——不往枪口上碰……他开了一些大话空话的玩笑,但他基本上不写任何大人物 ( 哪怕是一个团支部书记或者处长),或者写了也是他们的哥们儿他们的朋友,决无任何不敬非礼。”王蒙所赞赏王朔的聪明处,也正是王蒙本人的聪明处。正是以这样的“智商满高,十分机智,敢砍敢抡,而又适当搂着——不往枪口上碰”的生存智慧,王蒙成为当代中国文坛不倒不老不衰不败反而越老越火的“老玩童”。

王蒙与旧式的老玩童的绝大区别,不仅在于适境应世的生存智商的高下,也在于所玩之物的根本不同。旧式老玩童之玩,说到底是自乐其乐,因真心逸乐而成童心童趣。王蒙不是自乐其乐,身为文坛宿老,他的老玩童之乐是有专属对象和特别旨趣的。近20年来,王蒙带给文坛的热闹,不是他那些一本更比一本不招人待见的“季节-自传”,而是他先后对王朔和郭敬明两位“文学新人”的着力捧玩。正因为玩主与玩偶的关系具有专属性,王蒙之老玩童,当写作“老-玩-童”,非如此,不能表达其超尘绝俗的况味。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王蒙以“躲避崇高”的时尚概念为奉行“我是流氓我怕谁”精神“玩文学”的王朔正名;本世纪初,王蒙又领衔推荐以抄袭文学为能事的郭敬明入中国作协,并且悍然宣称郭敬明之前是否抄袭和他能不能加入中国作协是两回事。这两位写手,虽是隔代文学新人,却有两大共同特点:两人不仅挟带着践踏严肃文学的基本精神和理想的“新生力量”,而且还挟带着人人不可企及的出版市场“含金量”,是各自时代当之无愧含金量最高的“极品赤金青年”。20年来,当代文学新人数以万计,王蒙就吃准了专门捧玩王郭两位,真一个老眼识金了得。

王蒙之老,是非等闲之辈之老――文坛宿老;王蒙所玩之对象,是非寻常易得之特――“极品赤金青年”。玩主与玩偶都属奇特珍异,所玩更非平凡。王蒙是如何“玩”呢?王蒙的“玩”就是放下文坛宿老身段,以老学少娱少媚少捧少而极尽聪明机智圆滑老到。比如,对于郭敬明小说中那些文意不通、酸假无文的语句,王蒙捧之以“陌生化的语言”;对于郭敬明通篇的奢侈品炫耀,王蒙捧之以“生活的兴趣”。王蒙这样捧玩郭敬明,不仅以其宿老妙手为郭敬明通体上下做了全套文学美容护理,而且还把严肃文学的尊严和信仰都用作了郭敬明的爽身粉和护肤霜。

老眼识金的王蒙之“玩童”,绝不会瞎捧,更不会白捧。王蒙日前出新书,招郭敬明站台促销,他欣欣然出台,以少年老成的商业智慧配合其炒作。目前最具出版人气的“郭小四”不仅向自己的粉丝广告很平凡的一件事情从王老师的笔写下出来会有一个道理,很容易看进去,而且还慷慨十足地将他那些东剽西窃的写手技术归功于“王蒙这样的前辈”,充满“感恩与崇拜”地表白:“因为没有他们,可能就没有我现在的小说技法。”有“郭小四”这几句号召,想必王老的新著定破其单册两万销量的历史纪录。从所捧玩之“极品赤金青年”获得含金量的传递,就是王蒙之“老-玩-童”的旨趣所在。

王蒙为推其新书,还捧出“年票房过亿元”的娱乐明星小沈阳为其揽客,在某电视台吆喝说:“庄子说人生什么是至乐,有钱至乐么?很多人赚了很多钱根本来不及花就死了,这就是小沈阳的话呀。小沈阳读过没读过庄子我不知道,但是小沈阳也是咱们中华文化的接受者之一,你要是不研究庄子,就根本发现不了这一点”。(《 京华时报 》 2010318日)

庄子之至乐,是一万物、齐生死而实现自我生命同天地一体的精神大解放--逍遥游。小沈阳身为赵本山借助央视的文化垄断权力一手打造的愚乐明星,以低俗表演卖命赚钱为“天职”,其所思所言就是一个“钱”,正是庄子所斥的“以身为利殉”之徒。以小沈阳解庄子,王蒙何污何欺庄子之甚?

既然是“为老”,王蒙先生自可以不承担引导青年从善向上的义务,却不当以故意的歪曲败坏青年对传统优秀文化的崇尚学习之心。孔子遗训:“老而不死实为贼”。坦率说,凡为老不尊者,都是多了一层贼心,小了一点真心。王蒙先生自可将“老-玩-童”做下去,但是,聪明一世,总不该活活捐弃了一个“尊”字。

王老玩童,还是适当搂着点好。

 

  评论这张
 
阅读(187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