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这是张艺谋的错吗?  

2009-12-15 09: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次不是张艺谋的错

 

肖 鹰

 

  张艺谋导演的《三枪拍案惊奇》正式上映以来,观众骂声如潮, “最烂的张艺谋电影”、“赵本山春晚小品无厘头串烧”、“恶俗抢钱”之类的斥责布满报端网络。

  对于观众这样的反应,我从张艺谋与赵本山定盟联手打造这部片子时就预料到了。张赵二人合伙的意图,从他们这些年来赤裸裸的“吸金艺术”追求就可以看得很清楚,他们就是要把当下中国的娱乐文化“愚乐到底”,死而后已。娱乐无罪,不仅无罪,而且对活跃人民生活、和谐社会有功。但是,张赵二人,是不懂得新世纪文化的娱乐精神的,他们认为周星驰的“无厘头”就是“无头脑”,以为拼凑齐了一切赵本山集团的“灰色二人秀”(不是“绿色二人转”!)的自我作践的把戏,再加上张艺谋的暴力美学的视觉场景,就可以让观众掏出钱包然后捧腹大笑终于感激涕零。但是,今天的观众不买这个账,他虽然可以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忽悠进影院观看张艺谋电影,这决不意味着他会同时放弃反对被愚乐、表达对“无头脑电影”的不满的权力。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一批资深批评家,也在观影后第一时间站出来列阵詈骂《三枪》,满纸愤懑之情,仿佛是被张艺谋赵本山狠狠地暗算了一把,更仿佛是走夜路在坟地里碰见了“炸尸”,惊悸更加晦气。当然,媒体上惯有小骂大帮忙的“批评家”,也有不少以“酷评”向娱乐世界撒娇的“批评家”。但令我意外的是,素有威望的批评家解玺璋先生,竟然也跻身骂阵,郑重其事地写出了题为《“三枪”一响,张艺谋疯了》的文章。读解玺璋先生这篇痛心疾首的文字,你还以为他十年来没有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生活过,没有看过,也没有听说过张艺谋在21世纪的三大“转世之作”:《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

  自拍《英雄》以来,张艺谋拍电影就做两件事:第一,为打造视觉奇观的“大场景”大把烧钱;第二,为制造观影噱头而在导演趣味上“所治愈下”。如果说《英雄》还有堂皇的“天下”观念和与之相配的壮烈风景,虽然空洞不经,但其中的男欢女爱还是让观众欣赏到张艺谋电影的感性美学;然而,《满城尽带黄金甲》除了血腥杀戮就是乱伦倾扎,张艺谋把摄影机变成了野蛮的巨型绞肉机,片终时那“花毁人亡”的“壮丽场景”,分明是一场只有自认读懂了电影商业经的张艺谋才能拍出的“嗜血盛宴”。

  看了这三部“张艺谋转世大片”之后,作为一个批评家,你还有理由或信心来期待张艺谋在电影中给你艺术、给你文化、给你品味吗?如果你真做这样的期待,不是你疯了,就是你从来没有清醒过。“只有票房才是硬道理”,这是张艺谋的合伙人张伟平的生意经,也是“转世”后的张艺谋的电影经,当然也是赵本山娱乐行当的不二法门的愚乐经。这三人,大概可以算是执当下执中国娱乐产业牛耳的三巨头,他们今天终于成为合伙人,道理很简单,很清楚,因为三人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把观众整高兴了,让观众无思无畏地掏腰包。

  熟悉张艺谋电影发展史的业内人士都知道,从导演处女作《红高梁》开始,张艺谋从来不用现成的明星做主演,一定要亲自“选新”从头打造,因此有了声扬全球的“谋女郎”系列,巩俐、章子怡都是这样出头的。从《英雄》开始,张艺谋不再“选新”了,而是“用旧”,在两岸三地尽其可能地搞“全明星阵营”。“用旧”是张艺谋电影艺术真正的“转世”,他的兴奋点和功夫都不再用在通过对主演的精心培养而拓展电影内涵,而是以王朔所说的“装修大师”的技能搞“雷人的场景艺术”。“用旧”的好处就是现成的明星“好看”,是“场景艺术”最现成的点缀。“旧星”省广告费,省导演功夫,是非常经济的。

  据媒体信息,这次拍《三枪》,是“老板”张伟平择策让张艺谋找赵本山合作拍《三枪》、并且指定小沈阳主演的。小沈阳是赵本山集团的一名演技单一而且平庸的“二人秀”演员,在央视春晚小品《不差钱》中,连台步都不会走。(韩寒看《三枪》后,在其新浪博客文章《拍一拍身上的土》中称“看完电影我唯一的感受就是赵本山培养的演员都不大会走路。)张艺谋为什么接受小沈阳?是张艺谋疯了吗?当然不是。小沈阳今年因为赵本山的一手打点,终于跻身央视春晚而且一夜蹿红,是今年中国娱乐场唯一的“亮点”。但小沈阳还没有“触过电”,“星酬”不会高,渴望借“张艺谋电影”再镀金身的小沈阳更是会自我杀价待沽。张艺谋使用小沈阳,不仅是“用旧”,而且是因陋就简的“捡漏”。用“不大会走路”的小沈阳等赵家班人员作主演,张艺谋不会不知道对《三枪》的结果是什么,但他慷慨欢乐地用了,结果明明砸了还是无怨无悔。这样的张艺谋是如蒸流水一样清醒的张艺谋,这只能说张艺谋已经彻底“谋钱”不“谋艺”了。

  张艺谋是拍过一些好电影的,我个人很欣赏他的《我的父亲母亲》和《一个都不能少》。前者是用深挚醇烈的爱心拍摄的一部向张艺谋的父辈致敬的电影,细腻而大气,有真感人的魅力;但从电影艺术角度,我更赞赏后者,因为它展示了张艺谋在无故事前提下那种自然而精致地叙事能力,让我们看到电影在与生活贴合时,怎样将粗朴的生活提升为人性优美的感触。我曾在我的美学专著《中西艺术导论》中专门介绍了《一个都不能少》所给予我的对张艺谋和中国电影的期望。这个期望,我后来在贾樟柯的《三峡好人》中再次看到。然而,张艺谋用他21世纪的三部“转世大片”彻底摧毁了我对他的期望,当下骂声如潮的《三枪》的恶劣品质,是完全在我的预料中的,它只是明确印证我的预料而已。

  这是一个媒体打造世界的时代,看或不看,观众总是被动的。因为其文化积累,更因为当下中国红不红、白不白、商不商、文不文的文化导向,“张艺谋电影”无论多么退化变质――多么烂,总会有渠道将善良的中国观众忽悠进电影院的。《三枪》首映票房表现,南北多家平面媒体的报道是“相对冷淡”。但是12日当晚的央视《新闻联播》却称:“由张艺谋执导的贺岁影片《三枪拍案惊奇》昨天在全国上映,首日票房达到2100万,创国产影片历史新高。”普通观众看到这两则相矛盾的消息,可能难以辨清《三枪》票房是历史新高还是新低,然而,央视的播报必然是《三枪》最好的“导座”。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多年来,中国观众习惯了在疑虑中走进电影院看张艺谋电影、然后带着受骗和被愚弄的心情走出电影院的“中国电影经验”。

  相对于强势的舆论工具,观众是被动的;严肃的批评家应当有一种主动的态度。对于张艺谋的“谋钱不谋艺”的电影现象,要有认真理性的分析,不要哭不要笑,也不要骂。批评家不要跟着观众重复“上当看张艺谋”的“中国电影经验”,要为观众做好批评和引导工作。否则,如果我们的批评家总是垫着观众的骂声与张艺谋嚎战,就是我们的批评家疯了,或做疯了状。

  这次张艺谋没有错;《三枪》就是“谋钱不谋艺”的正点张艺谋。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