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宋祖英与周杰伦:“混搭”不是艺术演绎  

2009-07-17 16: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07-17 财富时报)

         “混搭”不是艺术演绎

                         ——肖鹰谈“2009魅力中国”夏季音乐会

 

                                  本报记者郝近瑶

 

  北京奥运会结束至今,后奥运时代的文化热潮不断,各种文化商业演出层出不穷,制造出来的文化现象也一个接一个,中国人的文化生活似乎从未如此“红火”过。如果你想看看芭蕾和跳水的结合,可以去水立方领略一下水上《天鹅湖》的风情;如果你想知道声光电和京剧混在一起的感觉,那就去看看国家大剧院版的《赤壁》;如果你喜欢杂技,很快就能看到杂技版的《天鹅湖》了;如果你既是周杰伦的歌迷,又是宋祖英的追捧者,恰巧还附庸风雅喜欢一点古典音乐,那你一定没有错过上个月鸟巢的盛大表演。

  6月30日在鸟巢举行的“2009魅力中国”夏季音乐会,由宋祖英、多明戈、郎朗、周杰伦联袂出演,再次把“跨界混搭”作为最大卖点。据报道,音乐会取得了票房上的极大成功,现场6万个可供观赏的座位几乎座无虚席。

  鸟巢音乐会的票房成功,是否意味着观众对“文化混搭”的普遍认同呢?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新浪新闻中心进行的一项由2958人参与的调查显示,对于这场音乐会,网友最感兴趣的是“宋祖英的民歌演唱”(32.8%),其次是“周杰伦的流行音乐”(31.1%)和“郎朗的钢琴演奏”(29.1%)。对“跨界合作”感兴趣的被调查者只占15.8%,超过半数(57.4%)的人表示不太喜欢这种“混搭”形式。

  对于这样的调查结果,清华大学美学教授肖鹰表示并不惊讶。

  《财富时报》:此次鸟巢音乐会获得票房上的极大成功,是否正是借了这股“混搭风”?然而,观众看演出后的不买账,是否也是针对“混搭风”?

  肖鹰:票房的极大成功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鸟巢作为北京奥运开幕式演出场地,还是吸引了不少观众。再就演出本身来说,宋祖英、周杰伦、郎朗、多明戈4位著名演员联袂出演,从民族、通俗到古典音乐,这种“混搭”表演的高票房靠的是两个因素:第一,人天生有猎奇心理,“混搭”本身是一种新的商演奇观;第二,“混搭”运用不同歌星的歌迷做综合加法,形成1+3=4的票房。但是,真正的艺术欣赏是一对一的,具有排他性,尤其是当古典与流行相遇、高雅与通俗相遇的时候,排他性在“混搭”观感中更强烈,因为风格和趣味的冲突更直接。“混搭”提高了票房,但也扰乱了欣赏,可以说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财富时报》:在此次网络调查中,39%的人认为“混搭”只是商业宣传的“噱头”,而更有43.3%的人担心“混搭”演出不伦不类,会破坏原有艺术的表现力,还有64.3%的人不认同当今的艺术已经进入“混搭时代”,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肖鹰:混搭组合演艺的着眼点无疑是商业上的考虑。比如说宋祖英和周杰伦,一个是民族歌曲的演唱,一个是时尚流行的表演,把他俩混搭在一起,硬搞成“英伦组合”,因为高反差造成怪异反讽的审美畸趣。这种审美畸趣会强烈地诱发观众的猎奇心,这的确是今天流行文化市场的一个好卖点。但是,这种审美畸趣的满足是以降低甚至丧失纯正表演的艺术效果为代价的。我认为,从美学上讲,“混搭演艺”更多的是实现流行商演“晚会游戏”的剧场效果,而不是纯正艺术审美效果。

  如果中青报的这个调查具有代表性,调查结果表明中国观众对纯正的民族艺术和古典艺术的欣赏热情正在提高,是民众艺术鉴赏趣味和鉴赏力提高的表现。但是,民众独立的审美选择和审美判断没有被文化市场认识到。应当说,在这个俗称后现代的时代,广大观众其实并不认可低俗、怪异、不伦不类的东西,对纯正、高雅的艺术的渴望仍然是主流。这就是说,对优美和高雅文化的热爱和需要,是民众最深层持续的需要。现在媒体上片面追捧肤浅的流行文化,造成媚俗甚至低俗演艺一手遮天的现象,这是短视的文化产业营销制约了媒体的文化视野,因此导致民众热爱和需要民族艺术和高雅艺术的信息被文化产业经营者和媒体弱化,甚至屏蔽了。“高雅艺术没有观众”,是一个需要深层剖析的流行文化产业衍生假象。负责任的媒体应当引导社会识别这个假象。

  《财富时报》:其实在国外早就有跨界混搭演出的出现,最著名的就是帕瓦罗蒂生前举办过数场“帕瓦罗蒂和他的朋友们”的慈善义演,每次他都会邀请流行、古典乐坛的高手同台献艺,演出场面火爆,并且连同CD、DVD的发行量也相当可观,无论是古典乐迷,还是流行乐迷,无人不喜爱他们的演出。您觉得我们现在的这些演出尝试是模仿了这样一个思路呢?

  肖鹰:在国外是这样一种情况,2001-2002年我在德国波恩大学做客座教授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欣赏到任何一个艺术门类的演出,从最经典的贝多芬音乐到最前沿的先锋话剧。但正像你所提到的“帕瓦罗蒂和他的朋友们”,除这样具有特殊意义的义演,国外一般不会把跨界合作作为一种常规形式。而是古典的、流行的、民族的、国际的东西各有各的位置和空间,这才是一种良好的文化生态。

  《财富时报》:调查中有27.9%的人认为这股“混搭风”是因为如今人们欣赏品位的混乱和审美快餐化的表现。您怎么看快餐文化?

  肖鹰:审美快餐化是流行文化中的一个常规现象,它有当代社会高速发展形成社会心理高频更换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流行文化本身出于商业追求而形成“薄利多销”的机制。流行文化生产追求产品效益的时新、火爆,就满足观众的审美需要来说,着眼于解决观众的短暂飘忽的情绪层面的需要,也就是快餐效应。快餐效应是形成审美疲劳的根本原因。但是,审美疲劳又是加速流行转换的必要机制。因此,出于商业的需要,流行文化同时生产审美快餐和审美疲劳。这就是说流行文化的生产机制是反经典艺术生产的。

  “混搭风”,就是一种典型的快餐文化。它要给予观众的不是纯正的、完整的和立体的艺术感受,而是碎片的、混杂的和平面的“混搭感”,这种混搭感不提供真正的艺术欣赏,而是关于艺术的猎奇快餐。

  《财富时报》:您认为经典艺术在今天具有什么文化价值?一种流行的说法是经典艺术在今天没有观众。您怎么看?

  肖鹰:我认为,在这个高速变化并伴随心理混沌的时代,只有传统、经典和高雅的文化艺术,才能真正给予我们的心灵提供一种平衡感、归属感与和谐感,才给予我们一种真正的文化认同感。这就是为什么在今天流行文化的主流是生产快餐文化的时代,传统艺术、古典艺术和高雅艺术具有不可取代的审美价值和社会需要的根源。可惜,现在我们的文化生产者和管理者普遍缺少这个意识,片面着眼于暂时的票房收益,以为民族艺术和古典艺术缺少观众、缺少市场,只是没有产业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他们不知道,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人类的生活和发展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从人类学价值上来讲,这些文化遗产的绝灭,就是人类生存的根本缺陷和危机。

  艺术欣赏的观众不是天生的,而是特定文化环境、文化活动的产物。流行文化的观众是流行文化市场制造出来的。民族艺术和古典艺术的观众,是需要系统培养的。在当代就要培养观众对高雅艺术、传统文化的兴趣,不应该由简单的商业行为来推动,而应该采取一种文化战略,从基础教育开始。另外,我们的主流媒体应该为优秀高雅的文化表演艺术提供一个更广阔的舆论空间。为什么那么多观众面对优美的艺术无动于衷?这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也是我们的主流媒体没有承担起文化传播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