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被富裕”的中国农民为什么不能摆脱“被圈地”的恶梦?  

2010-11-04 11: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郎古国”:一个杀鸡取卵式的资本野心

肖 鹰

 

  湖南新晃县当局将正在媒体上热炒的“50亿民间资本打造‘夜郎古国’”的项目,美誉为“政府不花一分钱的富民文化工程”。然而,究其实质,它不过是又将进行一次地方政府与资本合谋的对中国乡土进行的圈地式开发,因为规模空前浩大,其中所表现的对中国乡土的自然和人文资源的杀鸡取卵的资本野心也是空前强烈。

  关于这个项目,在新晃县县政府与投资商的协议中,有三点值得注意:其一,该项目将圈占新晃县腹地最具旅游经济价值的30平方公里土地,建成“夜郎古国”景区;其二,在未来建成的一揽子景区建筑中,龙头建筑是一个投资6亿元的“超五星级酒店”;其三,建成后的夜郎古国景区承包给投资商50年,前5年政府从门票收入中提取10%,之后45年政府与投资商二八分成。

  在媒体上,新晃县政府官员纷纷以坐地收成的赢家姿态向公众表达他们对这个投资协议的欣喜和得意。然而,我们不得不指出的是,新晃县官员在核算这个“不花一分钱”的“富民文化工程”将回报给当局的“资本政绩”时,显然略去了政府典出属于该县命脉的30平方公里的土地资源的经济和文化价值。它的核算不仅粗暴地抹掉了难以估量的原住民失地和生活传统丧失的经济代价,而且也野蛮地遮蔽了这个未来的真相:被典出的不仅是不会说话的30平方公里土地,而且也是会说话而无权决策的新晃县人民的生存方式。很快我们就会看到,新晃人民将被这个“富民政府”领导着走向对资本帝国“夜郎古国”的“资本与被雇佣”的全面依附中。

  在这里,我们必须认真衡量那个将投资6亿元建成的“超五星级酒店”对于新晃这样的贫困小县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一艘资本帝国的航母被野蛮地投放到新晃,并且霸占了后者有限的水域。这不仅意味着新晃原住民将在它的庞大的躯体旁边侧身而行,而且还决定了他们必须向它讨水喝。由此我们可以预见,以“夜郎古国”为国号的资本帝国对新晃原住民的经济管控将以普遍“服务生就业”的形式完成。也许,在这个未来的资本帝国中,新晃原住民的着装和行为都被要求呈现出“夜郎古国”的“原生态”,但这不是他们的生活,而只是他们的“服务生就业”的特殊形式,实际上,他们将只是被雇佣来扮演满足“夜郎古国”的旅游经济需要的游戏符号。

  因此,所谓复兴“夜郎古国”文化,在这个被标榜为“富民文化工程”的投资项目中,只不过是一个资本游戏的旗号。当这个圈占30平方公里的资本圈地式开发工程真正实现的时候,现在新晃人民所秉承的独特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都将在这个项目所潜藏的杀鸡取卵式的资本野心的呈现中被破坏和掠夺。“夜郎古国”的确是一个对新晃县进行改天换地的大工程,它将作为一个地方政府与资本圈地式开发的壮观铭刻在21世纪中国的历史上,而它所呈现的对中国乡土资源杀鸡取卵式的资本野心,将使在沙漠中建筑阿拉斯加赌城的美国资本家世代嫉妒和追悔。

  学过历史的中国人都知道,欧洲资本主义的发展经历了“羊吃人”的血腥圈地历史。然而,在今日的欧洲乡间,你看到的却是居民们在属于他们的土地上宁静而和谐地生息的景象。在欧洲各国,散布着许多如明珠一样纯净美丽的古老村镇,而且它们都是旅游胜地。为什么这些欧洲小镇能够保存它们的历史延续而恬然静处?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在这些小镇上,不仅见不到“五星级酒店”,实际上星级旅店也绝难找到,同样也没有大都市游乐场的设施,一楼一户的家庭旅店却星罗棋布。家庭旅店不仅给予游客家居的感觉,而且阻止了资本家的星级酒店的强行植入,从而避免了资本圈地式开发对原住民生活的阻断和驱逐。今天我们在欧洲繁华奢侈的大都市之侧,还能够感受到欧洲传统文化的纯正馨香,正是因为在资本与文化的角力之中,资本并没有完成对欧洲乡土的最后圈占。

  在“资本政绩”的蛊惑下,如新晃县政府一样,当今不少官员都误认为,中国乡村要么接受资本圈地式开发,要么停滞于贫穷和落后。这种认知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残酷的。难道中国乡民一定要以牺牲他们的乡土资源和生活传统为“脱贫致富”的代价吗?

  然而,在当今,资本与权力的合谋正进行着对中国一些乡村不可阻遏的圈地式开发。在今天那些先富起来的乡镇,我们屡屡看到政府与资本合谋,通过圈地式开发所强行植入的巨型肿瘤式的资本异物,它们在表达杀鸡取卵式的资本野心的同时,完成了对乡土的自然和文化的双重吞噬。因此,伴随着“资本政绩”的加速增值,是乡土的瓦解和消逝趋势的恶性扩大。

  费孝通先生曾把中国命名为“乡土中国”。中国的文化命脉更深刻地维系于它的乡土,而乡土的自然资源和文化资源的有机延续和发展,是原住民的生息所依的真正福祉。如果我们的政府官员不懂得必须学会保护中国乡土的自然和文化延续的历史职责,沉迷于“资本政绩”而持续与投资商合谋对中国乡土的杀鸡取卵式的圈地开发,不远的将来,我们自然还可以游客身份到欧洲去重温我们的乡土旧梦,而中国乡土的原住民则只能在漂流他乡之途梦回他们被资本吞噬的乡土。

                                (原载《东方早报》,2010-11-01)

  评论这张
 
阅读(6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