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车延高真是一只替罪的羔羊?  

2010-11-15 15: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延高要有自知之明 

 

肖 鹰

 

 核心提示:车延高的表白和诗作都让人遗憾地看到,他是一位只知“达”而不知“穷”的官员诗人。对此,一味用心于自我辩白的车延高要有自知之明。否则,我们对诗人车延高是不可能期待于未来的。

 

随着第五届鲁迅文学奖颁奖典礼的落幕,作为此届评奖的“唯一亮点”的“羊羔体事件”也终于沉寂了。本届鲁奖诗歌组终评委副主任雷抒雁多次公开向媒体表示,“‘羊羔体事件对车延高来说是一个教训,让他知道写诗要有所选择,不要太随意。 (《北京晚报》,1112日)

当事人车延高是否从这次事件中获得了教训呢?从他公开发表的一系列言论,我们是看不到他有何反省和吸取教训的。不仅如此,获奖后的车延高日前公开把公众舆论对他的批评和质疑一言以蔽之为“是出于对于腐败问题的仇视和对权钱交易的憎恨”。(《北京晚报》,1112日)

车延高真不愧为市纪委书记诗人,把自己诗歌的问题都能如此大而化之为“社会腐败问题”。

如果是一位有自我反省意识的官员,车延高应当思考一下,在鲁迅文学奖有限的历史中,不仅此前而且本届均不乏官员获奖,车延高既不是唯一,也不是最高级别的获奖官员,为什么偏偏自己的获奖“惹了大祸”呢?如果是一位有自我意识的诗人,车延高更应当反思一下,为什么自己的“羊羔体诗”遭遇到公众一边倒的强烈抨击呢?总之,车延高应当反思一下,作为一位纪委书记诗人,公众的不满是否来自于自己的诗歌与大家对鲁迅文学奖诗歌的期待或理想悬殊太大呢?

不,书记诗人车延高至今没有表现自我反省的心思,从“羊羔劫”逃身的车延高的当务之急似乎就是用“社会的腐败”来证明自己的无辜。然而,“羊羔体事件”真是书记诗人车延高的“无辜之祸”吗?我们姑且不论其获奖诗集《向往温暖》是否够水准,车延高去年写作并公开发表了《徐帆》等广受诟病的“羊羔体口水诗”不假吧?日前北大教授钱理群先生接受采访,就明确指出“羊羔体诗实在太差了”。(《钱江晚报》,10月31日)无论这几首“羊羔体诗”是否出现在车延高的获奖诗集中,它们都破坏了公众对鲁迅文学奖和纪委书记的期待与理想。因此,怎么能说公众对车延高获奖的质疑完全是把他当作了“社会腐败”的替罪羊呢?“子曰:言行,君子所动于天地也,岂能不慎呼?”(《易传》)面对公众的批评,车延高不应当有所反省吗?

实际上,车延高不仅未能从公众的批评中获取有益的教训,而且始终在为自己的《徐帆》等“羊羔体诗”做无谓的辩护。这些诗,明明是他为某流行期刊写的格低不高的“应景诗”,车延高一会儿将之美其名曰为尝试创新的“零度写作”,一会儿又称是为宣传所在城市的“社会需要”。这样缺少自责和诚意的表现,实在有负公众的期望。车延高的诗,撇开《徐帆》等几首公认的“羊羔体诗”,就以他的获奖诗集《向往温?》来看,其语言不可谓不华丽流畅,主题也不可谓不时尚光明,甚至也不乏可称为有特色的想象,但是,读起来总是缺少一切优秀诗篇所具有的意蕴和韵味――用中国诗学的观念说,就是没有境界。王国维认为,真有境界的诗歌应当是诗人对于生活“入乎其中,出乎其外”的创作。以此说来衡量,车延高的诗歌品味偏底,就在于既没有真正的“入”,也就不能有真正的“出”。

车延高的诗,只能止于流俗之品,其原因除了他的写诗态度不能真正做到“诚意”之外,也与他止于古今诸多官员对诗歌的“附庸风雅”,而缺少真正通透的诗学修养有关。在回应公众的质疑中,车延高一再声称自己的“官员”与“诗人”两身份集于一身是“不分裂”(不矛盾)的,他的“不分裂”的注解是:“诗人讲究真情流露,需要深入百姓,才能把真情赋予讴歌的对象。官员同样需要深入群众,了解基层情况,想群众之所想,用真情去对待工作、对待群众”。(《北京晚报》,11月12日)车延高显然是非常粗浅地理解了“分裂”的诗学内涵。他的这些表白,在极度标榜他的“书记-诗人”的统一性的同时,不仅暴露了他对诗歌创作的复杂心理的不理解,也暴露了他对“人之为人”的粗暴简化。

人之为人,与草木动物之不同,正在于他内心丰富复杂而必须面对多重矛盾和分裂。马克思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是从社会学的层面揭示人生的矛盾性。所谓“分裂”,就是要面对人生内含的多元性和矛盾性。古今中外的优秀诗人,无论社会地位悬殊多大,都共同感受了人生根本的分裂和矛盾。开宋代文学风气之先的文学家欧阳修,在宋氏三朝为官,做到兵部尚书,不可谓不“达”;但他主张“诗必穷而后工”,其真谛就在于一切优秀的诗篇都须来自于对人生沉痛的深刻体验――“穷”。只知做官与做诗“不分裂”的车延高当然是不能理解欧阳修所揭示的“愈穷则愈工”的诗学真谛的。

车延高的诗不能为公众认可,就在于他的诗情飘浮在被粉饰的光滑人生表面而无自知。车延高的表白和诗作都让人遗憾地看到,他是一位只知“达”而不知“穷”的官员诗人。对此,一味用心于自我辩白的车延高要有自知之明。否则,我们对诗人车延高是不可能期待于未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8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