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鹰的博客

求真知,守真气;写美学,写人生。

 
 
 

日志

 
 

财富时报:“二人秀” 不是“二人转”…  

2009-06-08 19: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富时报,2009-06-05)
             清华大学教授肖鹰谈小沈阳现象
                     

                     记者 郝近瑶


    肖鹰:要真正地保护二人转,就必须通过立法保证二人转的名义不被非法使用和盗用。必须把作文化遗产的二人转与娱乐商演的二人秀区别开来。让上帝的归上帝,魔鬼的归魔鬼。     

 

  借助其师傅赵本山的影响力登上2009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文艺晚会大舞台的小沈阳,一夜蹿红,成为全国2009年度上半年最热的娱乐明星。小沈阳的全国蹿红,不仅使赵本山得以逆全球经济危机而行,成功启动了“小沈阳笑转2009刘老根大舞台全国巡演”,而且形成了至今仍被全国媒体热炒、最受舆论关注的“小沈阳”现象。小沈阳的横空出世,俨然给近年来渐入低迷的娱乐表演市场注入了新的生机。然而,计划演出106场的全国巡演进程尚未过半,观众抱怨小沈阳的表演内容重复、格调低俗的声音就日益高涨,而年初一边倒追捧小沈阳的众多媒体也开始转向发出对小沈阳的批评声音。
  无论褒贬,小沈阳现象都牵动了2009年上半年中国文化的神经。如何审视小沈阳现象,是解读当前中国文化所不能回避的一个课题。文化批评家、清华大学美学教授肖鹰先生半年来一直关注小沈阳现象的流变,并且为此专门赴东北走访二人转表演艺术家和研究专家,实地考察二人转的演出现状。近日,记者对肖鹰先生就小沈阳现象做了专访。
  
                二人转正在无声灭绝
  
  《财富时报》:肖先生,最近您专门到东北深入了解了二人转艺术,能谈谈二人转在当下的境遇吗?
  肖鹰:今年五一假后,我专程赴长春拜访了研究二人转的权威专家王兆一先生、田子馥先生、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韩子平先生,与其他相关人士也做了交流,先后还在长春、沈阳观看了几场二人转演出,对二人转艺术及其现状有更直接、深入的认识。二人转至今已有近300年历史,并且已被确定为国家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二人转之所以具有国家保护的文化遗产价值,我理解有两点:第一,二人转作为东北民间艺术,在近300年中,经历了民间本色的二人转向艺术经典的二人转升华的过程,它不仅创造了数百个二人转剧目,而且其中一些经典剧目以结晶化的形式保存了二人转艺术的独特表演形态和审美特征;第二,在当代中国全球化运动中,二人转艺术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濒临衰亡。我在长春考察发现,在长春的常规演出中,充斥着各种营利性的娱乐演出,而且多数打着“民间二人转”的旗号,但是,真正的传统二人转演出却根本看不到!吉林省民间二人转民间艺术团,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曾经挽救和创新了一大批二人转经典剧目,并且推出了韩子平、秦志平、董玮、闫书评等一批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是深受东北民众欢迎的二人转艺术演出重镇,但是,现在由于经费原因,不仅在长春市内没有演出市场,而且也中断了送戏下乡的传统,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
  当前,东北文化产业的发展战略之一是“到东北看二人转”,但是,基于短视的商业眼光,为了简单适合游客的娱乐需要,现在全东北流行的娱乐演出,就是低俗的“二人秀”。这种“二人秀”,除了由东北人做演员、主要表演形式是两人配对,这两点与二人转相同外,从内容到形式已经完全不是二人转了!我从考察了解到,东北本地人是不喜欢看这种“二人秀”的,他们只是为了招待外地来客时,才陪着去看。“二人秀”的目标很明确,是演给来东北的游客看的。
  
  《财富时报》:2006年东北二人转被确定为国家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二人转被排斥的局面没有得到改善吗?
  肖鹰:是的,这个局面并没有因为二人转在2006年被确定为国家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得到改善;事实上,随着赵本山在东北推动以“绿色二人转”为旗号的刘老根大舞台娱乐商演,这个局面更加严重。刘老根大舞台在东北连锁推广,不仅使东北娱乐商演的市场竞争更加剧烈,而且以其市场走红严重遮蔽了传统二人转正在灭绝的状态。沈阳中街的“刘老根大舞台”,是赵本山“绿色二人转”的旗舰店,据媒体称,这里的商演一年365天,场场爆满。今年5月6日,我在这里观看了一场演出,全部观感就是《南方日报》记者概括小沈阳领衔的赵家班全国巡演的三大怪:“掌声需要讨出来,演员没事互相踩,低级俗套往外卖。”赵本山把刘老根大舞台的演出标榜为“绿色二人转”,是名不副实的!我认为,刘老根大舞台演出的不是“绿色二人转”,而是“灰色二人秀”。现在媒体上用赵家班的“二人秀”的红火来宣告“二人转”的繁荣,无疑是一种严重错误的舆论导向,它在强化追捧赵家班“二人秀”的同时,致使二人转在舆论的遮蔽下无声无息地灭绝。
  
                小沈阳带给全国的二人秀
  
  《财富时报》: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二人转的准确定义究竟是什么?与中国其他地方民间艺术比较,它具有什么特色?
  肖鹰:面对二人转,不仅普通观众,专家学者也首先感到它难以把握、定义。在世的二人转研究权威专家,如王兆一、王肯、田子馥三位先生,在论述二人转时,都一致强调二人转是“活的艺术”,认为只有一个“活”字才能概括它!这个“活”,既概括二人转在近300年历史发展中对关内外文化艺术兼收并蓄的广泛性,也概括了二人转艺术表演形态的鲜活性和表现内容的丰富性。当然,更进一步讲,可以说,这个“活”字揭示了二人转在近300年发展中结晶的东北大众的强健而豪放的“活”的生命精神。
  但是,二人转不只是“活”的民间艺术,它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表演形态和审美特色。简单讲,二人转的基本形式是一男一女配合表演的“双玩艺儿”。它的表演特征是:第一,男女两演员分别彩扮“丑”和“旦”形象,而不做具体人物扮相——中性扮;第二,中性扮的男女演员在一出剧目中变换着表演多个人物角色,并且自由出入剧情,在演员、解说和观众身份之间转换——“分包赶角”、“跳入(人物)跳出(人物)”;第三,二人转是“唱说扮舞”(四功)综合的表演艺术,但以唱为首要。二人转的唱腔独特而丰富,有“九腔十八调,七十二咳咳”之说。二人转的特色,既表现在“跳入跳出”的表演形态中,也结晶在它独特的唱腔及其表演中的灵活编配中。第四,在审美特色上,二人转追求一种独属于东北黑土地的“俗”,这种“俗”,是本色而鲜亮的,其根底是东北传统的刚健而诙谐的生命品格。
  王兆一先生说:“二人转起自农村,初始阶段是自娱,后来娱人。它的创造者应该说是艺人和观众。因此,它土色土香,总是土膏露气扑面而来,很少妖冶娇态和扭捏淫邪。”这个说法非常好地解释了二人转的“俗”的审美品格,而已故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指出传统二人转“好比一个天真、活泼、淘气、灵巧、泼辣,甚至带点野性的姑娘,既很美又自重,也可以说是带刺的玫瑰花”,则非常精妙地描绘出二人转的“俗”的审美韵致!
  《财富时报》:您近来针对小沈阳所代表的娱乐表演,提出“二人秀”这个概念,并坚持要把它与“二人转”明确区别开来。你所谓的“二人秀”,又具有什么特点呢?
  肖鹰:先说“二人秀”与“二人转”相同的地方:演员来自东北农村、学习二人转出身;以男女配戏为基本表演形式。除此之外,“二人秀”与“二人转”不仅没有相同处,而且从内容到形式,从风格到精神,都是相反的。第一,“二人秀”的表演是“说学逗唱”,以说为主,把舞丢了,把“扮”换成了“学”,实际上是把二人转的“跳入跳出”的独特表演艺术改变成了以滑稽逗乐为目的的模仿秀;第二,在表现内容上,“二人秀”普遍通过模仿拼凑表现对怪异、残疾和低能者的嘲弄、戏耍,甚至凌辱;表演者为了博取观众的笑声、掌声,不仅亵渎高雅文化,而且肆意践踏我们社会基本的伦理道德:父子夫妻的关系,是“二人秀”表演中最通常的恶搞和践踏对象。第三,“二人秀”在审美趣味上,追求低俗,甚至恶俗,几乎所有表现对象,在其表演中都要被丑化和恶俗化。“二人秀”的表演,丝毫没有彰显东北传统刚健而诙谐的生命品格的意识,相反,是不遗余力地去表现当代都市中的油滑、恶诈、怪异、悭悋的市井俗气。
  在这轮“笑转2009全国巡演”中,小沈阳及其赵家班师兄弟们的表演,可以说是将“二人秀”的“扭捏淫邪”和腐败恶臭表演得淋漓尽致!在已完成的数十次巡演中,小沈阳本人一再重复的基本表演内容就是:在说白(说口)中恶意糟蹋他人和演员自我的人格,在与女性搭档的表演中先是对口互相糟蹋,然后是表演在东北流行多年的恶搞唐僧的“大话西游”。这个所谓的小品,实际上只是男女演员分扮唐僧和女儿国国王,在没有任何情节展开的表演中,以极其猥亵的对话和身体语言在台上展示女人的淫荡和霸道,而男人则被表现为猥琐和无能。小沈阳表演的“大话西游”,连最基本的人格意识都没有,更不用在最低限度上尊重佛教信仰者的宗教信念。这就是我所说的“二人秀”的“灰色”本质所在。
  
  《财富时报》:但是,据专家介绍,传统的二人转演出中,也常带有黄色低俗的内容。特别是“性”,甚至有人说“离开了性,二人转就不是二人转了”。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肖鹰:传统二人转中是有不少黄色低俗的内容,有些传统剧目甚至就是以男女性事为主题的。但是,我们必须明确这几点:第一,传统二人转的“性”主题,主要是针对当时的封建禁欲主义,比如《马寡妇开店》这个剧目,直接表现的就是一个寡妇不能守贞洁,在性欲冲动下引诱店客的故事,这是一个性主题的剧目。但是,这个剧目的主旨不是宣扬性放荡,而是肯定一个年轻女人正当的性生活需要。第二,在二人转的发展史中,传统二人转艺术家在表现人物的性欲和情爱时,是将之作为人生健康、美好的情感需要来表现的,是对“性”的美丽的表现。如《王二姐思夫》,在表现女主人思念丈夫时的性渴念时,既是真切热烈的,又是优美芬芳的。与此相反,“二人秀”在表现性时,突出的色彩就是猥亵、阴暗、变态的性心理,因此,乱伦、畸形、怪异的性行为,成为“二人秀”的基本叙事内容。
  因此,基于保护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根本原则,我主张必须将“二人秀”与“二人转”区别开来。
  
              快乐就是文化
是反文化的论调
  
  《财富时报》:小沈阳曾经说:“能给大家带去快乐的,就是文化!二人转是文化,就是那个快乐文化。”您怎么看“快乐就是文化”这个说法?
  肖鹰:小沈阳说这句话,是追随赵本山反对艺术的教化功能,主张“快乐就是主题,主题就是快乐”的论调。我认为,讲“快乐就是文化”,就是没有文化的表达!
  在传统常规演出的二人转经典剧目中,有喜剧《大西厢》、《八式拱地》、《杨八姐游春》,也有悲剧《韩淇杀庙》、《包公铡侄》,还有悲喜剧《冯贵卖妻》、《回杯记》。论及二人转艺术的悲喜色彩时,专家们都提到二人转有“悲剧喜唱”的特点。《西厢记》在王实甫笔下,无疑是一出凄美的爱情悲剧,但出关后化身为二人转《大西厢》后,就变成了一部热烈的爱情喜剧,这是一种悲剧喜唱;二人转还有另一种悲剧喜唱,就是“以乐境写哀境,倍增其哀”,比如爱情悲剧《蓝桥》结尾部分,写女主角蓝瑞莲哭情人魏奎元被洪水卷走的一场戏,就是旦丑对戏的“悲剧喜唱”的典型场面。因此,怎么能将二人转简单称为“笑的艺术”呢?小沈阳此说,来自于师傅赵本山。我可以相信小沈阳真不懂二人转文化,此话是随声附和师傅。但是,我不相信“喝二人转的奶水长大”的赵本山,竟然不了解二人转的常识。他何以硬要说“二人转就是笑的艺术”呢?对此,我只能从赵本山经营娱乐表演业的策略需要上去考虑。
  
  《财富时报》:那么,怎样理解你刚才所说的讲“‘快乐就是文化’,就是没有文化的表达”。难道人不需要快乐吗?
  肖鹰:人当然需要快乐。通过艺术表演给人们快乐,也是艺术家的基本职责之一。但是,我们应当认识到,人的快乐,也是分档次和品位的,简单讲,笑声中也有修养和品位的区别。所以我们的文字中也对笑有各种各样的界定:开心的笑、甜蜜的笑、会心的笑、狂笑、狞笑、傻笑、淫笑……不同的笑声,就表现出不同的文化素养和品位!艺术要给人笑声,但艺术不应当以低俗的方式给人低俗的笑声!赵本山说“快乐就是主题”,难道他成为全国著名的“小品王”的秘诀就是不加区别地为观众制造笑声吗?
  赵本山曾经是一个成功的小品表演艺术家,现在是一个成功的娱乐文化产业经营者。如果赵本山不一味拒绝表演艺术对文化的依托,作为一个拥有巨额资本的娱乐文化产业经营者,他把眼光放远一点,就会看到,在中西艺术史上,为观众创造“笑果”的喜剧艺术,从来都是把对社会人生的深刻关注放在创作的基础上的,而且也从来不是把“快乐”作为艺术的主题,而是在引发观众的笑声中传达艺术家独特的人生意识和关怀。而且,无论褒贬,喜剧艺术家都把一颗善良、智慧和美丽的心灵呈现给观众。德国诗人、哲学家席勒就说:“喜剧来自于优美的心灵。”正因为喜剧来自于这颗优美的心灵,观众才能在喜剧给予的笑声中获得对社会人生的理解、同情、智慧和爱心。莫里哀的喜剧,尽管是以嘲讽为主题的,但他在嘲讽中传达了对包括被嘲讽者在内的人类个体的局限性和悲剧性的深刻理解和同情,他表达的是我们共同努力、超越人生的局限,从而获得更美好自由的生活的期望。
  赵本山的《卖拐》为什么招致不少有识之士的诟病?他2007年赴美国的小品之行为什么受冷遇而归?小沈阳的低俗搞笑为什么流行不到半年就遭受观众越来越强烈的抨击和抵制?不能说美国观众、中国观众都不懂欣赏小品,不欣赏喜剧艺术吧?如果赵本山意识到“笑的艺术”除了设计“笑点”的技巧外,还有更根本的前提,就是文化底蕴,他和小沈阳也许不会如此唐突地以文化裸奔者的形象在今天的娱乐文化中做盲目冲突!
  其实,不仅艺术,一切行为,在今天的社会生活中,都需要受到共同的文化意识的制约。今天赵本山及其扶植起来的娱乐明星小沈阳遭到的抵制,其实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在其商演中表现高雅的趣味和高尚的精神,而是他们在艺术和文化两个维度上,都践踏了我们普遍认同的底线。就此而言,小沈阳和整个赵家班的未来是不容乐观的。
  
               应该立法保护
非物质文化遗产
  
  《财富时报》:当下各种文化现象不断出现,传统文化不断受到冲击,在这样的状况下,您认为文化立法是否必要?
  肖鹰: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进行文化立法,非常必要!我们对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有成文法作后盾,为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立法保护?半年来关注二人转的现状,我感到最严重的问题,还不是二人转缺少实际的保护措施,而是二人转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没有立法保护的前提下,被非法盗用名义!现在,在东北地区外,人们对二人转的认识都是来自在东北兴起的娱乐表演“二人秀”。这个认识被赵本山的“绿色二人转”旗号下的“灰色二人秀”的强势商演的推广所强化、普及。正是人们普遍误将“二人秀”认定为“二人转”,也就错误认定二人转是低俗恶劣的,“不登大雅之堂”的。日前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做题为“二人转要不要进大雅之堂”的节目,也是以这种社会误解为前提的。无疑,这个题目的设定本身就表明了对二人转历史的无知,它表明二人转近300年所经历的从本色业余表演到专业艺术表演,结晶出一批传世的经典作品的发展史已被完全遮蔽。这就是说,今天社会普遍所知的“二人转”,不过就是只有十余年经营史的娱乐商演“二人秀”!
  从二人转的现实困境可见名义权的保护,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个关键项目。二人秀盗用二人转名义,不仅用其低俗表演抹黑了二人转,破坏了二人转的社会认同感,为二人转的保护制作了社会心理障碍,而且剥夺或者掠夺了二人转应享有的社会保护资源。无疑,二人转现在几乎灭绝的处境,是与打“二人转”旗号的二人秀商演的“繁荣”分不开的。这种繁荣既让社会误以为二人转既不需要保护(因为它正繁荣),也不应当保护(因为它是低俗的)。因此,要真正地保护二人转,就必须通过立法保证二人转的名义不被非法使用和盗用。必须把作文化遗产的二人转与娱乐商演的二人秀区别开来。让上帝的归上帝,魔鬼的归魔鬼。
http://www.cftmedia.com/upload/www/4/2009-06/2715.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